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盾之忍者

正文 终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四年后。

    木叶医院。

    搁走廊过道这来回踱步的鸣人,听着耳边回响的痛叫,心里那叫一个着急。

    “鸣人哥哥,别走了,转的我头晕。”花火无言。

    知道是担心姐姐她们,可是···

    闻言,鸣人坐在长椅上,双手揉着眉心,暗暗祈祷着,俩女都能够母子平安。

    昨天半夜,雏田先有的反应,小樱紧跟着不久,肚子也开始疼起来。

    因为俩女这大肚子,鸣人时刻提心吊胆,睡眠很浅。

    一听这动静,马上就清醒过来,再用飞雷神带她们来到木叶。

    从昨晚到现在,将近十个小时,一直没能顺产。

    “纲手大人,够了,不行就别勉强了,快出去吧。”

    门开,头晕目眩,伴随着干呕的纲手,被静音推出来,下一刻门又被关上。

    “纲手婆婆,没事吧?”见状,鸣人压下心里的担心,开口道。

    “没事,呕!”话还没说完,纲手哇的吐了,没有饭,是酸水。

    恐血症依旧存在,对血有着害怕和恶心,让她在那里面待了几个小时,看着血,闻着那样的味道,真是难为她了。

    “情况怎么样?”鸣人道。

    接过他递来的餐巾纸,纲手擦拭嘴角,瘫软无力的坐在长椅上。

    “其实开刀会更好一点,只是她们坚持要顺产,嘛,顺产当然好,只不过,其中的痛苦是少不了的。”

    听纲手这么说,鸣人扶额。

    以他对俩女的了解,八成是有比试的因素在里面。

    从以前就这样,结婚以后,一点没有变,凡事上都爱争出个高低。

    “辛苦你了,累的话,就休息一会儿吧。”看出纲手这精神上的疲倦,鸣人道。

    血,让纲手压力很大啊。

    可惜这是纲手心理上的障碍,只有她自己看开了,才能好,旁人说再多,都是浮的,一切得看她自己。

    “这种情况,我哪里能睡得着,再坚持一下,呕。”

    正说着,忍不住回想起刚才所见的一幕幕,纲手在此干呕起来。

    本来是美白的肌肤,这下是转变成了苍白。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感觉分外漫长。

    不知多久,婴儿的哭喊响起。

    这是天籁之音哇,鸣人和纲手,是为之精神一振。

    花火更是等不及,推门闯进去。

    过不多时,井野与静音出来,一人抱着一个婴儿,头发是一个样,分不清谁是谁。

    “那个,谁是博人啊?”一旁,跟着出来的花火,好奇道。

    “这个。”静音出声。

    花火马上靠过去,用手指轻轻戳动博人的脸。

    刚停止哭腔的博人,眼睛也没睁开,哇的大哭起来。

    “那,这就是品竹了,感觉差不多呢。”纲手逗弄被井野抱着的婴儿。

    小樱是她的弟子,弟子的孩子,天然中就有种亲切感。

    鸣人没有说话,看了眼俩儿子,走进产房。

    “哎,你不先抱一下宝宝们吗?”井野诧异。

    “什么时候都能抱,现在···”话没说完,鸣人已经不见人影。

    井野哑然失笑,低头看着小品竹:“看样子,比起你,爸爸更喜欢妈妈喔。”

    走进产房,第一眼就看到小樱,雏田。

    俩女是大汗淋漓的模样,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

    “呃,那个,辛苦了。”鸣人卡壳道。

    心里有很多话,在看到俩女以后,是说不出来,言语太轻,不足以表达他此时的心情。

    “真的好痛啊,我自认为修炼八门遁甲的痛苦,不会怕这个,没想到。”小樱笑哭。

    她差点忍不住放弃,是雏田的坚持,让她忍了下来,输谁也不能输给雏田,抱着这个信念。

    “看过孩子了?有抱过吗?”雏田道。

    平时的声音就不大,这时,更是虚弱到很小。

    “看过,没有抱。”鸣人道。

    “是吗?那帮我抱品竹过来,一起拍张全家福。”小樱道。

    雏田后知后觉,连忙道:“我也是!”

    比较已经成为了习惯,鸣人早就见怪不怪,出去一手一个的把博人,品竹抱进来。

    轻轻放在雏田,小樱的枕边。

    然后单手持手机,自拍模式,连续拍了十几张。

    “鸣人。”轻抚着小品竹,小樱开口。

    “恩?”鸣人疑惑的看去。

    “今后,我们会永远活着,也就是说,会有那么一天,看着这孩子去世,想到这点,心里就好怕,希望时间可以过的慢一点。”小樱道。

    “抱歉,都是因为我。”鸣人低头。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我的一份感想。”小樱笑道。

    “以后的每一天,会共同度过,不管是幸福与美好,是忧愁和苦难,一起面对,不可以独自去承担,答应我。”

    鸣人点头。

    “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小樱扭头看向隔壁的雏田:“你觉得呢?”

    雏田轻声应是。

    分娩时的痛苦,与这时的安宁,起到了强烈的反差。

    雨过天晴,有那份痛苦作为陪衬,让此时的平静,都化作幸福。

    “爸爸妈妈呢?”小樱道。

    “还没招,一直没出来,总不好让他们俩搁外面干等吧?”鸣人道:“现在倒是可以了。”

    影分身进小世界里带出两个实验体,以这俩人作为祭品,鸣人出到产房外,医院天台,自这发动秽土转生。

    闲来无事,学一些有趣又实用的禁术来打发时间。

    这个支撑起整个大后期剧情的核心禁术,怎么能错过?

    棺材板开,被从冥界净土召来,苏醒的俩人,缓缓睁开眼。

    “好久不见,老爸,老妈。”鸣人笑道。

    “鸣人?”玖辛奈愣,走出棺材,与一旁的水门对视一眼。

    几分钟后。

    普通病房里,玖辛奈一手一个的抱着博人与品竹,笑容浮现在脸上,就没有停过。

    水门作为祖父,很召这俩孩子的喜欢。

    像博人被花火戳脸颊,哇哇大哭,被水门触碰,轻抚,却是带着笑。

    “来来来,都看这边。”井野说着,把相机递给影分身,她则是去扶起小樱。

    花火去扶起姐姐。

    水门抱博人,玖辛奈抱品竹,站中间。

    鸣人半蹲在前面,左右是四女。

    “蛋糕甜不甜?”影分身道。

    在大家回应说甜的同时,按下快门。

    全家福,以照片的形式,被定格在这个瞬间。

    半年后。

    “真好呢。”手鞠看着这张照片,心里暗道。

    空着的左手,轻捂小腹。

    这里面,有一个小生命正在孕育,早晚有一天,她也会有自己的全家福。

    至于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唔,四位妻子,有五个,这不是很正常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