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锦缘绣程

正文 第两百五十四章: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玄鸟道:“就是为了让阿池问刚才那句话啊!”

    “你和流泫不对付?”谢岩问道。

    “你应该称呼一声高祖,他可是你的老祖宗。”

    玄鸟也不知是个什么心态,在这里将流泫授予他们术法传承的原因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就想让他们质疑流泫,但是对谢岩的一句称呼还斤斤计较。

    “反正你记得你们是互利共赢就行了,有什么话你到上面再问你那位高祖吧。”玄鸟说着,拍拍翅膀飞走了。

    “我们还要去云苍仙界?”宋筱池问道。

    谢岩笑道:“能去更广袤的世界,为何不去?”

    也是,为何不去,不管流泫真君的初衷是什么,他也算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她并不觉得流泫真君告诉他们的都是假话,他可能只是“遗漏”了一部分真话而已。

    这场谈话结束后,已经是黎明时分了,不知为何,连续累了这么长时间,昨夜更是一夜未睡,宋筱池竟不觉得如何困倦。

    她便又回了暂时安置伤员的屋子,屋里只有珊瑚和刘军医那个徒弟在。

    “珊瑚?昨晚不是莲藕值守吗?”宋筱池问道。

    珊瑚一见宋筱池回来,忙惊喜的道:“姑娘,你回来了?”

    “怎么了?”宋筱池觉得珊瑚有些奇怪。

    “姑娘,快来,快过来,您看看这是谁?”

    珊瑚拉着宋筱池往里走,一直走到一张简单的木板床前,笑着对宋筱池道:“姑娘,快看看,这是谁?”

    宋筱池不明所以,但是还是朝木板床上的人看去。

    “大哥?”宋筱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宋筱池的亲兄长,宋安铭此时正半靠在床上,定定的看着宋筱池。

    “阿池,大哥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大哥,你……你怎么……对了,我听说了,你到西地了,上战场倒也不奇怪……爹娘大嫂茂哥儿他们呢?”

    不等宋安铭回答,宋筱池忽然想到这里是什么地方,忙仔细打量宋安铭,发现他头上腿上都缠着绷带,又问珊瑚,“大哥他的伤势如何?”

    珊瑚眼中带泪,不过却是笑的,“夜里发了一次热,程老给开了药,现在已无事了。”

    宋筱池点点头,和宋安铭说起别后之事来。

    “你离开家以后,我们这一房就被出族了,后来在封城卫所的名额又被宋安铮取代了,我便带着爹娘他们来了西地,因武艺不错,进了沙城卫所没多长时间就升了校尉,爹娘他们就在沙城。”

    “爹娘他们没有撤走?”自沙城被西沙攻城之后,沙城内的很多百姓都搬走了,当然也有很多人无地可去,留了下来。

    “搬走?往哪里搬?封城?”宋安铭苦笑,“他们不愿意搬,我也没劝,不知为何,在这场仗刚打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会赢。”

    “那大哥你的感觉对了。”宋筱池笑道,“等你伤好,带我回去看爹娘。”

    谢岩知道宋筱池的大哥宋安铭也在沙城卫所中,并且还受了伤,自然赶紧过来看人了。

    宋安铭在听到宋筱池有些不好意思的介绍谢岩。

    “这是……这是……大哥,我认了云州府卫所指挥使曲大人和曲夫人为义父义母,这是他们为我定下来的未婚夫。”

    宋筱池觉得不这样说,她还真的不好开口,想了想,又补充道:“当初也是他陪着我离开封城的。”

    这么一说,宋安铭大致明白了谢岩和宋筱池是如何认识的了,他一边高兴妹妹终身有托,又担心谢家门庭太高,宋筱池以后不知会不会受欺负。

    不过这事他也只在心里想想,没有说出口,这几日他也认识了程老,对于千药神医的名号他也有所耳闻,心道妹妹是千药神医的徒弟,总算也多了一重不错的身份。

    待宋安铭伤好之后,便找了个时间,带宋筱池回去见宋绍焰和房氏,家人相见,自然是又惊又喜。

    宁康二十二年三月末,这一场由西沙主动进攻大宁的战争,由大宁的全面胜利而结束,西沙没了国师桁生,直接求和,当然这其中少不了一番讨价还价。

    其中一项便是西沙将自己真正的盟友出卖了。

    二皇子谢凌虽然在茂元府贪了大量的七彩珠七色贝,但是他并没有将这些七彩珠七色贝送到西沙手中,而只是拿这些东西来换银子,用来招募兵马。

    但是二皇子却不知,他手下的人早已有一多半都是三皇子的人,就算一部分人还忠于他,但是他和三皇子乃是同母兄弟,他的很多见不得光的事也都是让三皇子做的,三皇子阳奉阴违,两头瞒,他又是如何知晓。

    直到当谢凌得知西沙那边的七彩珠七色贝是从他手里流出去的,他还在怀疑手下的官背叛他,并没有怀疑到三皇子的头上。

    因为他认为,他那个懦弱的弟弟没有那个胆。

    直到西沙供出了他们的盟友乃是三皇子,二皇子才双目血红的质问三皇子为何要这么做,而三皇子也只是云淡风轻的道:“因为我也想做那个位子,因为我不甘心无条件的服从你这个兄长。”

    此事一过,西沙臣服,二皇子三皇子再无缘帝位,二皇子被圈禁,三皇子被打入天牢,终身不得释放,太子之位也终于稳固了。

    至于那些跟着二皇子的大臣们,自然也是树倒猢狲散,礼部侍郎谭宽便在其中。

    随着谭宽的倒下,谭石镇的谭增亦是被他曾经欺压过的人报复,不到一个月也不知为何就掉入了河里淹死了。

    宋筱池得知后,将宋家当初送给谭增的两个宋家旁支姑娘宋芳和宋娟接了过来,妥善安置。

    至于宋家二房那一大家子,她也没有心思多问了,他们过的好与不好都与她无关了。

    五月,谢岩和宋筱池成亲,在双方亲友的见证祝福下成的亲,成亲后将家人和身边服侍的珊瑚莲藕等人安置妥当后,在宁康二十二年冬天谢岩辞官,夫妻二人说是要游历天下,从此再也没有回过玉都和沙城,也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夫妻二人,对了,还有那只会说话的鹦鹉,也跟着他们一起消失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