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捡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吧,邹总,你说的这些情况我差不多都听明白了。大体上来说,就是公司现在想把原本的大厦的项目升级成星级宾馆。那么为了保证项目顺利推进,我们尽快可以在市场上分一杯羹。那么下一步,在保证公司主营业务有序推进的前提下,公司在资源和人力方面,恐怕主要就是全力以赴向这个项目倾斜。最起码,这个宾馆也得抢在亚运会之前开业,赶上亚运会的东风才行。我说的对吗?”

    宁卫民按照自己的理解,给刚才听到的所有信息总结归纳了一下。

    邹国栋严肃地点点头,“是这样的。对公司来说,近几年恐怕最重要的项目就是这个大厦升级的星级宾馆,老熊大致算了下,我们要投下去的钱至少过亿。这么一大笔钱,我们亏不起,但是要做好了,也等于让华夏总公司的资产翻了一倍。预计未来能带来的收益,能顶上现在公司在国内的营收。所以,快餐连锁项目没有可能继续,只能叫停。还希望你能理解。”

    “我理解,我当然理解。这又什么不能理解的?不过我想知道啊,那些已经投在快餐连锁项目上的钱怎么办?这个项目公司打算怎么处理?怎么善后?”

    尽管宁卫民绝对不是个服从命令听指挥的下属,但他说的还真不是违心话。

    公司在不动产方面下血本,扩大投资,其实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别的不说,两栋大楼啊。又是盖涉外宾馆,这里面蕴藏着多少商业机会?

    存在多少让他沾光赚钱的可能?

    他哪怕掰着手指头一下子都算不出来。

    他现在只知道两栋楼建成之日,在与整体规划不冲突的情况下。

    他是能够抢先挑两块好地方搞搞自己的副业的,比如卖卖旧货啊卖卖料器、绢人、雕塑、木器,这些工艺品什么的。

    想想吧在长安街,紧挨着国贸中心未来寸土寸金的地方,他能有自己的商铺?

    在这样的地方天天磨刀宰老外是个什么景儿?

    杀的可都是住得起高级酒店的洋人,那外汇券不哗啦啦往自己兜里跑啊?

    只要他能实现这个目的,就能拿着麻袋捡钱,哪怕给公司白打工都乐意啊。

    尤其是眼前,已经快成型的快餐连锁店,公司说不要就不要了。

    他估摸着,弄不好自己还能捡个大便宜呢。

    果不其然,邹国栋看他如此豁达,也很满意。

    “你要真这么想就太好了。”

    随后张口就带来了好消息,“老熊的意思是把这些店铺尽快脱手,尽快套现对公司才是最合适的。我们俩合计的办法是卖给义利,毕竟京城目前只有义利一家在做西式快餐,这些店铺正好和他们业务对口。”

    “只是年前接触了一下,义利给咱们的价格可不高。而且因为他们在西单的西戎线胡同西口那儿已经有店面了,他们现在只想要前门和王府井的店面,两家店面一共给六十五万。这分明就是只想掏个房租钱,就是趁火打劫嘛。”

    “所以见他们就这样的诚意,我们也没再答理他们。现在我们的计划是不行就在晚报上打广告公开招租吧,谁来都行,价格上只要比义利高,咱们别太吃亏就行。要是实在不行,能转出去大半就好,大不了拿收回来的钱再开两家美尼姆斯试试。”

    “不过老熊也说了啊,具体怎么办,还是要等你回来再说,毕竟这个项目是你设计的,不让你参与收尾也不合适。而且你在几家店铺切割营业空间,自己租来卖服装的事,我们也知道了。放心,没人想追究,也不想因为项目停了,让你个人财产有什么损失。”

    “用老熊的话说,大厦的事你有大功,否则公司绝没可能有这份财力去投资这么大的项目。反正还是看你吧,那几家你占了部分空间的店,你有没有租下来意思?你要是愿意,我们可以给你个好价钱租给你,怎么说,也是肥水不留外人田啊,就算酬谢你的功劳了。”

    邹国栋的话正合了宁卫民的心意。

    什么叫一拍即合?

    这就叫一拍即合。

    宁卫民简直乐开了花,喜滋滋的赶紧谢了。

    “哎哟,谢谢,太谢谢了。没想到他老熊办事还挺讲究啊。这下我是再没有一丁半点的意见了。当然,邹总更是仁义我在这儿谢谢您二位如此体恤,还能惦记着我。”

    跟着他一转眼睛,眼珠儿就开始冒光。

    “那要这么说得话,那你们还招什么租啊?还找什么外人啊?你们也别愁了,干脆这一摊儿就由我彻底接手得了呗。”

    “啊!你都要?”

    邹国栋是真被吓了一跳,不由重复了一遍,问他,“我没听错吧?六家店面加一个中央厨房,而且还有两辆面包车。你都要接下来?”

    “是啊,没错。别说店铺了,连手续我都要。”

    宁卫民气定神闲,手里已经开始揪面剂子了。

    “可,可这是一大笔钱啊。一家两家店铺,我们关照关照你还说得过去,你要想用极低的价钱吃下来全部,这可……”

    “你误会了。老邹,我可没想过占公司这么大便宜。价钱啊,咱们谁也别吃亏,你就让老熊核算一下,公司弄这事儿总共花了多少钱,我就付多少。不就完了。我这人办事,从来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你们既然愿意成全我,还想着我的颜面,那我也不能差了意思,也得替你们分分忧。这才像话。要不怎么说,大家是自己人呢……”

    邹国栋并不怀疑宁卫民具备这个经济能力。

    这快餐连锁的项目,归了包堆儿,皮尔卡顿华夏总公司也就投了五百万元进去。

    毕竟宁卫民还有易拉得三分之一的股份打底儿呢。

    他想要凑出这笔钱,不是没办法。

    但邹国栋不明白宁卫民这是为什么。

    “我说你到底搞什么名堂?你要这么多店面干嘛用啊?你还不要价格上优惠?那你是图什么呢?”

    “我图什么?图省心啊。你连审批手续都跑完了,店面也装修好了。如今这快餐连锁只要足够的人手,合格的员工。就能开业,就这么砍了项目,多可惜啊。公司觉得不划算,我却舍不得。那我就接手干呗。你们总不会以为我真是故意给公司码瞎棋吧?我绝对看好这个快餐连锁店的前景……”

    按理说,听到这个消息邹国栋应该高兴才是,毕竟能一举解决所有问题。

    可实际上并没有。

    见宁卫民真不像是开玩笑,邹国栋反而越发忧虑了。

    因为宁卫民的话,让他误以为宁卫民还是在闹意气,在用另一种不计后果的方式抗议。

    为此,他不免泛起新的担心来,皱起眉头来。

    “你是打算要亲自来经营这个连锁快餐厅吗?你这么干,是想要证明什么?证明我们错了!对快餐连锁的业务看走眼了。好,就算我们都错了!都看走眼了。那你在东京的那些事儿怎么办?坛宫饭庄不管了?拉杆旅行箱的推广也不做了?你成熟点好不好,皮尔卡顿先生和曾先生都在为你的这个产品在参加展会做推广,他们都忙乎一年了,就等专利正式下来。你倒好?赌气撂挑子啊。你让他们怎么想?”

    邹国栋还要继续数落下去,宁卫民却不容了,他苦笑着阻止。

    “别别别,我可没这意思啊。邹总啊邹总,你别冤枉人好不好?东京那边的事业到底对我有多重要,你都想象不到。我哪儿会这么傻?就为赌气,毁了我自己的根基?这些店我接下来,我就没打算自己亲力亲为,大不了再找别人代管呗。不瞒你说啊,这事儿也是巧了。我老师最近来了个美国亲戚,好像有意在京城也做点事。据说是学西洋建筑的,在美国那边人家也有自己餐厅。我现在很想跟这个人商量一下,看看他愿不愿意入股。要是愿意那再好不过。直接过户,就连合资企业性质都不用变更了。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我还可以慢慢找其他人。关键是这些店面的位置太好了,都是京城核心地段的闹市,要不是皮尔卡顿公司出面,一般人谁租的着啊?只能是国营企业之间倒替。你呀一直干外企,哪儿知道集体企业,私人买卖的难处啊?我就是拿着这些店面就是一直不干,白白耗费个一两年,最终当个二房东,也是不会亏的。”

    邹国栋听着听着面上的颜色渐渐化解,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误会了。

    于是又不由调侃到,“你倒是够能算计的。我都怀疑你是财神爷的算盘珠子托生的。怎么对挣钱的事儿你总能琢磨得这么明白!难怪你这么大胃口,一口气就要吞下,丝毫也不感到有压力。行吧,这事我和熊建民尽量成全你,只要你自己想好了,也拿的出钱就行。我也不妨给你先透个底儿啊,就冲你敢说不让公司吃亏,我转告老熊,恐怕他得找你要五百万。怎么样?心疼不?是不是有点后悔跟我面前放这样的大话了?”

    然而宁卫民却是真心喜悦,丝毫不介意邹国栋拿自己开涮。

    “五百万就五百万,对我来说照样划算。老邹,你别忘了,你们估算的这五百万只是根据公司已经投入的有形资产,无形资产还没算在其内呢。比如说,为这件事,你跑前跑后,忙和那么久,你投入在这里的时间和精力也不少啊。换个人办这事儿,到今天恐怕还没这么利索呢。要请你这么个大经理来主事,那得花多少钱?”

    “嘿,你诚心气我是不是?”

    邹国栋真没想到宁卫民还有这样的算法,委实刺激别人未果,自己倒扎心起来。

    可他更没想到的是,宁卫民下一句就充分显示出了宽阔的胸襟,对比起来他倒显得小气了。

    “没有没有,你又往坏里想我是不是?我这是充分珍惜认可你的劳动价值。无论是作为同事,还是作为朋友,我不能让你白忙和一场啊。别看公司决定把项目下马了,可你的付出对我始终意义重大。”

    “好好,算你还有良心。算你小子会说话。”

    邹国栋终于露出了熨帖的微笑。

    他也不得不承认宁卫民拍马屁的功夫就是独步天下。

    想想看,连他这么严正清明的人也备不住要着这小子的道。

    宁卫民这是不是算是成精了?

    可即便如此,邹国栋也仍旧小觑了宁卫民。

    “哎哎,我可不是光说不练啊。我不是说了嘛,你们对得起我,那我也得对得起你们。我是谁啊?我谢别人,从来不空口白牙只靠一张嘴放空炮。这么着吧,既然要谢,我也要送你和老熊一点实实在在的礼物。”

    “第一,易拉得公司在国内的户头上,不是富裕几千万暂时没用处吗?你们要需要的话,我可以以企业借款的名义转到皮尔卡顿公司的账户上去,这样你们的手头就会宽裕许多,好些事可以不用等了,马上就可以操作。”

    “第二,我再给你们个建议,既然要搞大就不妨心再大点。就加盖一栋楼算什么啊。趁着现在的拆迁成本低,安置费用也低,我建议你们在附近能圈多少地就圈多少地。为以后再开发留有余地。”

    “什么?余地?你要把易拉得的几千万借给公司?就是让我们多囤地……”

    邹国栋怔怔地琢磨了一会儿。“你这主意好是好,可也够大胆的!地是可以弄,可弄来的地又该怎么办?咱们还总不好白白让地闲着吧。难道就什么都不盖吗?白白空着他也不好看啊。而且你把易拉得钱借给公司了,那你买店怎么办?钱还能凑够吗?”

    “哎哟,我说你个老邹啊。你就别替我瞎担心了,我能把钱给你,当然就是有我的成算。至于那地,你担心更没必要了,空地弄成花园,或者地上停车场难道不好吗?

    重要的是咱们先把地给占了。只要有地,想干什么都行,以后还能再盖新的大楼,咱们的发展就还有更高一步的可能。别看现在咱们的规模没法跟国贸中心相比,可那是暂时的。一期咱们先打个底儿,可随着咱们继续赚钱,日后可就难说了。毕竟地要被咱们圈了,国贸就没地方腾挪了。这就叫走咱们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这先手,够毒啊。

    宁卫民说到这儿,邹国栋已经被逗得哈哈大笑了。

    他不但明白过来自己确实是杞人忧天,也相当佩服宁卫民的心计和手段,更暗暗乍舌宁卫民隐藏起来的真是财力。

    然而就在他用手指着宁卫民,“你呀,你呀”正要给与犀利点评的时候。

    一个高挑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了厨房门口,一个甜美的声音打断了他们,“我也来帮忙好嘛……”

    宁卫民转头一看,是两个模特中的一个,亚军姚培芳。

    “没关系,不用客气。你去玩儿吧。我们都弄的差不多了,就差包了……”邹国栋说。

    可谁知姚培芳却更进一步,“都是客,总不好就让你们两个忙,要不你们都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做。我虽然是沪海人,也会包的。这个春节已经跟着madam宋学会了。”

    这姑娘眼睛闪亮亮的,微笑很诚恳,并不像是虚应事。

    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让宁卫民想起了曲笑来。

    他怕邹国栋太生硬,让人家下不来台,就主动说,“哎老邹,我看要不就大家一起包吧。人家女孩子,又是好心,我看挺好。”

    既如此,邹国栋也就听之任之了。

    再往后,他们当然就不再讨论公务了,话题开始转向东拉西扯的纯粹闲聊。

    于是,宁卫民不仅从姚培芳的口中意外得知,沪海人居然是吃蛋饺的。

    而且还知道了,姚培芳过几天也同样要去日本演出了,她似乎是顶替了曲笑的位置,成了轻工部和纺织部看上的新宠。(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p>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p>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