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说好的只修仙不谈恋爱呢

正文 第96章 易欢解释吕湫是书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云历霄见自家徒儿,一个奶绿的上衣吊带,奶白色的百迭裙,脚踝骨有一寸长的黑色花纹。

    易欢一头轻装发簪、发冠,走路头上的发冠轻轻作响。抓着裙角跑来说:“师尊,吕湫是我的娱乐短文里的书灵。”

    江梦蓝挺着大肚子,一抹红色飞来,剑指易欢怒骂道:“妖女,你勾引吕湫,还在这胡说八道。你明明是拆散我和吕湫的天灾神,装什么良人。”

    易欢回望江梦蓝,不屑地说:“我又不是,你这没证据,又疯狂乱咬人的贱狗。”

    江梦蓝无话,直指易欢的胸口,剑被一个黑影拿剑挑起。抱着易欢一个旋转,放下易欢说:“快走别被疯狗咬了。”

    易欢小心地跑到师尊的云历霄身后,探出头来瞧具寒打江梦蓝。看到精彩处,还拍手叫好。

    易欢走到受伤的吕湫身后,念叨咒语,一阵白光散落吕湫身上,吕湫被洞穿的心脏。在肉眼可见的恢复,手背的伤口在除掉前几天的烫疤。

    易欢打量江梦蓝的肚子,目测是双胞胎,而且是九月快临盆的妇女。

    易欢眨巴眼睛,放映起烟南音写的剧本故事。在完整的电影情节里,吕湫当上冥界主导,人间的李椿光着身子,被陈鲲捡起海浪拍上来的衣服,披在肩上说:“姑娘,快穿上。你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

    李椿摸着脖子上的首饰,回头怒瞪陈鲲。单手接过衣服,右手穿上袖子。

    陈鲲回望着刚才捡衣服的地方,希望海浪能再带一套衣服回来。一个奇怪的鸟骨头,吸引陈鲲的目光陈鲲低头蹲下,捡起一个蓝色的海燕头骨。

    天上的太阳,变得和月亮一样低温、明亮。海面卷来大浪,冲来一套红色的新郎装。陈鲲依靠本能穿上衣服,跑到李椿身边。

    李椿带着以前的记忆,却在烟南音笔下。遗忘在人间的父亲,始终不在城市里,留在海边照顾陈鲲。

    俩人日久生情,大大小小的吵闹,让俩人的感情更加坚固。李椿渐渐遗忘吕湫,有一天,街边的妇人问李椿,你为什么不结婚,李椿只是对妇人微笑。

    随后,摔门关上。拿着一幅打渔的工具,扔给陈鲲,躺在床板上的棉被说:“陈鲲,我带你回家,你父母妹妹该等着急了。”

    陈鲲摘着渔网的金枪鱼,右侧望着李椿说:“我没有父母,我一开始就对你一见钟情。以后,别提那些疯话。”

    李椿挺着肚子冷哼一笑,坐在石椅上饮茶。碰巧被烟南音写的电影剧本中,习初文走到门口敲门,陈鲲打开门。

    习初文四处打量,见到李椿微笑。伸出9厘米长的食指指甲,指着陈鲲说:“小伙子,你这爱情的味道不纯粹啊!比上次见过的小伙子,可差多了。”

    陈鲲无视习初文,习初文坐在李椿旁边。问李椿说:“你在这里过得可还好?需不需要我激发你脖子上戴着的神物。”

    李椿摘下脖子上吕湫送的生日礼物,它是由吕湫亲手做的雕刻像。依照李椿鬼相幻化而成,陪在李椿身边,也有许多年。

    李椿对习初文的的故事,不感兴趣。情急之下赶走习初文,陈鲲也不想妻子动气。忍下对陌生人任性的李椿,走到石桌上,拿着保温瓶,倒满一个绿茶水壶。

    陈鲲拎着水壶,走到草坪里,往右转直入。在李椿常年跪拜的石像,倒满9999杯的茶水。

    拎着水壶走到一个竹编篮子前,蹲下右手拿出裤子装着的火机,右手掀开竹箥笠盖子。抽出一大扎红蜡烛、红香说:“湫大哥,这是小的一个敬意,多谢你救了我俩。”

    远处的吕湫追着人间领证的妻子,坐在一个大楼大厦上,和雅桃雁一起晒日光浴。吕湫浑身起白色的气泡,他六岁的儿子走到过来,张开五指落在吕湫身上。

    起初,吕湫没注意儿子,直到被刮烂气泡,身上有五条红痕。雅桃雁戴着墨镜,右手推着墨镜,戴在头上喷出桃雁矿泉水说:“红痕,儿子他爹,哈哈。”

    吕湫身上没感觉,也不明白雅桃雁在笑啥。直到雅桃雁站起来,笑着走过来,拧开矿泉水瓶盖,倒在吕湫身上。

    吕湫被密密麻麻的伤口触水,后脖子像是被人挠烂一样痛。吕湫摸着脖子趴起来跪着,伸手摸后背笑弯眼睛说:“臭小子,染上坏习惯了。以后不许这么做了,知道了没有。再这样,我就打断你的腿。”

    易欢望着易结抱着吕湫,俩人的美好,实在是不好打扰。易欢就怕江梦蓝是烟南音笔下的人物,特别是吕湫的情况,他俩相见,恐怕必有一伤。

    易欢特别怕李椿,主要是烟南音笔下的吕湫。被她笔下的男主女主,借着雅桃雁的影响力,给吕湫塑造一个渣男形象。

    结果,他们联合习初文,打散吕湫的家庭。后来的事,易欢要求审片,把这个结局打回去重造。烟南音不服气,违背契约合同,改成吕湫是渣男,还是讨厌陈鲲的男二,因得不到女主李椿黑化,不顾妻儿在人间。

    吕湫使用法力,冻结人间的水资源。企图得到女主李椿的心,李椿不愿意屈辱,要和她的亲亲老公在一起。就这样,烟南音又扶正她心中的男主上位。

    于是,她剧本中的女主角李椿,是特别讨厌吕湫这个舔狗。还说什么,初改易欢的剧本,是代入自己的三角恋感情经历。所以,易欢没资格插手。

    易欢躲着江梦蓝的目光,生怕她认出来。易欢瞥到师尊的脸,讨教问:“师尊,如何把书灵中的同人世界里的神封印。”

    师尊抬头思考道:“待为师回家一趟,自然会找到答案。”

    易欢着急地嘟嘴,嫌弃地瞥江梦蓝一眼。却听到震人心惊的吼声,似乎是江梦蓝肚子里出来的头。

    易欢辣眼睛地眯着眼,被人一吓。拍一下胸口狠瞪李鑫苑,追着李鑫苑打。

    冥西陵调出冥府的生死簿,碰着无人看见的蓝屏点击锁定目标。对准打斗的江梦蓝拍照,又锁定模糊的江梦蓝身影,分析数据,得出结论。

    江梦蓝是书灵,还是入魔的书灵。因为某些特殊的时空,导致人格裂成几瓣。已经不算在书灵的位置上,其中种类也没有她。

    冥西陵拦着李鑫苑,挡着易欢说:“你别闹,分享信息给你,李鑫苑她。咳,算了,不说了。”

    接收到冥西陵的信息,看到江梦蓝的信息,易欢嫌弃地压眉说:“她怎么封印回去,除了找到创作者之灵,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冥西陵摇头,左望着李鑫苑的方向笑着说:“没有了,只有这个办法,你爱干不干。”

    易欢无奈地撅嘴,眼神瞥到江梦蓝的肚子。爆开来,露出一双小手。

    易欢拉着李鑫苑的手,飞到江梦蓝的一米远。易欢手结结界,对李鑫苑说:“她就给你了,我封了她肚子里的东西。”

    易欢嘴里念叨以前写的咒语,睁开双眼,闪过砖红色的星芒。易欢打算不理江梦蓝的动作,出手治理江梦蓝。

    易欢抽出剑,和动作敏捷的江梦蓝对上。易欢脚踢江梦蓝的脸,右手拿剑捅中江梦蓝的胃。

    易欢念叨咒语,一条绿藤蔓的植物,缠上江梦蓝的手脚,卷到易欢的脚下。

    易欢脚下升起蓝光,等易欢睁开双眸,左右观看周围,见一女子蹲在地上。易欢跑过去,见李鑫苑仿佛着魔一样,眼睛直视江蓝初逃跑的方向,撒腿就跑上去。

    李鑫苑抓江梦蓝的衣领,勒得江梦蓝回头,手脚乱踢李鑫苑。

    李鑫苑被江梦蓝身上的法力打到,脸肿起几个肉包。李鑫苑目露凶光,抬头望着天上的虹彩幞状云。

    七彩的碗形束带,旁边的爱心黑云彩光。让易欢抬头瞄一眼,又把注意力瞄到江梦蓝身上。

    江梦蓝一身红装嫁衣,双肩胸口白色的花纹,碧绿色的水蛇发簪,黑色的大号裙裤。左耳朵有一个挂饰,夹在头发上,耳朵夹着一个孔雀蛱蝶。

    李鑫苑身着青变黑的裙裤,上黄下浅红的交叉大袖衫。脏橘色的发饰,挂满整颗头,白芯粉边的花枝发冠流苏。

    易欢回望江梦蓝,眼见李鑫苑对江梦蓝用刑。易欢左手捂嘴,瞪大双眸,小跑过去推开李鑫苑。

    易欢蹲下抱着江梦蓝,江梦蓝吐着血沫,从腰间扯下三个白银镶嵌的球。

    易欢捂着江梦蓝的胃,江梦体力疲惫的提起几个球,右手食指满是血沫递给易欢说:“好好照顾吕湫这辈子,我欠他的,是永远还不清。”

    易欢慌张地想起丁雪的技能,可她又不在。李鑫苑走过来,举起捅江梦蓝的剑。蓝色的光晕,随着李鑫苑的施法,散下江梦蓝的伤口。

    江梦蓝吸收李鑫苑的法术,肚子的胃在慢慢恢复正常。易欢却瞄到李鑫苑脖子的咬痕,而且这法术是丁雪的本命技能。

    易欢有个疑问的种子,在等着易欢揭开真相。

    易欢右手食指点着江梦蓝的眉中央,取出江梦蓝的本命灵魂,摘下江梦蓝灵魂一部分,又还回来。

    易欢食指搅着江梦蓝的半边灵魂,直到化为一朵迎春花的印记在眉中央,就此做罢。

    江梦蓝醒来,李鑫苑塞给一颗毒魂药,到江梦蓝的嘴里,又用了丁雪常用的招死士方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