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点水葫芦

章节目录 26.潮湿之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皮肤好干。”

    “后面擦不到。”

    “帮我。”

    宿雅拿着一瓶身体乳走进宿风的卧室,宿风和宿颂一起抬头看她。

    这段时间三胞胎一直晨跑,宿雅在其他闲暇时间也做了很多健身锻炼的运动,她的身体练出了一层薄薄的肌肉,比之原来的纤细瘦弱要更健康活力,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蒸腾着蓬勃的生命气息。

    虽然比不上两兄弟,但她个子也高,修长的双腿从睡裤底下露出来,肉眼可见的光滑细腻,几乎没有毛发,白皙洁净,运动锻炼出来的肌肉线条流畅优美。

    两条手臂纤长,手腕过档,即使在放松状态下也不失力量感,是一种轻盈灵巧的矫健。

    宿雅洗过了澡,只穿着睡衣睡裤,她穿睡衣时是不穿内衣的,胸前甚至还能隐隐约约看见两粒突起的小点。

    她就站在那里,手里拿着蜜桃味的身体乳,用看起来一脸无辜的表情,说着看似毫无问题的话语。

    两兄弟对视一眼,心思不明。

    宿风:“怎么擦不到,你手往后伸一点就行了。”

    宿雅走进来,坐在宿风的床边,委屈巴巴:“就是勾不到才找你们啊。”

    “你们是我哥哥弟弟,帮我擦一下,怎么了。”

    宿风看起来并不想帮宿雅的忙,他还想说些什么,宿颂却走到宿雅旁边,他说,“我帮你吧。”

    “好啊!”宿雅开心地回应,得意洋洋地看向宿风,眼神里写着你看看。

    宿颂接过瓶子,稍显局促地问:“但是要怎么擦……”

    因为要擦的是宿雅的后背,她现在穿着短袖睡衣,并没有把后背露出来,怎么擦确实是个问题。

    “要不我把衣服脱了吧。”宿雅说着就伸手抓住衣服下摆,作势要把衣服掀起来。

    “不行!”

    “别!”

    两道否定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宿雅看看宿风和宿颂,只好把手移开。

    一个人坐在床上,闷闷不乐。

    鼓着嘴,宿雅吐出一个金鱼泡泡。

    “那直接擦吧,伸手进去擦。”宿雅说道。

    宿颂:“好……”

    言罢,宿颂拧开瓶盖,挤出适量乳液,先在手心里推开捂热,然后从宿雅的睡衣下摆小心地伸进去,一只手的手背撑起衣服,另一只手的掌心触摸着她的身体。

    原本带有球茧的手在乳液的润滑下不再粗糙,宿颂的大掌一寸寸抚摸过宿雅细腻的肌肤。

    从腰部一直往上,温柔细致地涂抹每一处。

    也许是刚刚洗过澡的原因,宿雅的皮肤略微泛凉,倒是很像这个季节的秋高气爽。

    揉擦着,温度逐渐上升,到最后,宿颂分不出是他的手掌太热,还是宿雅的体温升高。

    涂抹完腰部后,他重新挤出一些乳液,在手心里捂热推开,再次小心地伸进宿雅的衣服里。

    宿风抱着双手靠在一旁的桌子上,漫不经心,却关注着宿雅和宿颂的动静。

    卧室里没有人说话,安静异常。

    宿雅被宿颂摸到一处痒痒肉,酸得在床上挣扎乱笑。

    宿颂立刻抽手离开,不知所措。

    “很痒吗?”他问。

    宿雅噙着眼泪回答弟弟:“还…还行,继续。”

    宿颂伸手进去,“那我轻一点。”

    噗呲,宿雅又笑了起来:“你这句话好怪。”

    宿颂立刻会意,耳根升起红云:“哪有!不是那个意思啊……”

    宿雅回过头,眨着眼看他:“哪个意思啊。”

    宿颂只敢看她一眼,敛眸不语,生怕越描越黑。

    宿风走过来,坐在宿雅面前,俊眉挑起,眼神略带教育。

    宿雅对着哥哥笑,完全不怕。

    宿风摇头,伸出双手帮宿颂牵着宿雅的衣服下摆。

    宿雅立刻乖得像只小鸡崽。

    她现在被宿风的双手包在怀里,他们的身体并没有接触,宿风只是从她面前伸手到她背后,拉着她的睡衣边角,方便宿颂抹身体乳。

    两兄弟分工合作,宿颂能用两只手一起给宿雅擦乳液,很快就擦到了上背。

    宿雅只知道眨眼睛和呼吸,其余一概不敢动。

    宿风呼吸的气息喷在她的头顶发梢上,宿雅视线低垂,正好看着他不断起伏的胸膛,还有睡衣下鼓鼓的肌肉。

    后背是弟弟不断传来热度的大掌,在她的肌肤上游移抚摸,不知道下一秒会被摸到什么地方,这种未知让她感到轻微颤栗。

    宿雅感觉自己是个沙漠旅人,眼前只有一瓶鸩酒,她清楚后果,仍清醒地饮下,却高估了自己对剧毒的抵抗力。

    “好了。”宿颂的声音响起。

    宿雅如获大释,接过瓶子道了谢,赶紧离开。

    回到自己的房子,宿雅的心仍砰跳如雷。

    她走向衣柜,取出一条干燥的新内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