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和王爷在梦里相遇了(1V1)

章节目录 第25章“你曾是我最心疼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翌日清晨,老太太和戚念的父亲一起回了理国公府。

    如今事情未平,还马上就要有赐婚的旨意,那便是想瞒也瞒不住,怎么也得让老太太知道了。

    理国公在朝中任职吏部尚书,掌管文官的任免、升降、调动等事务,朝服等制乃是紫色大料朝袍,戴进贤叁梁冠,佩印绶玉腰带。

    百年世家子弟的修养,不可穿官衣拜见高堂,此为不敬,理国公重新换了衣裳往朝中告了假,到母亲院中向母亲揖手见礼。

    屋内一时无言。

    老太太良久才唤他起身。

    她本事一肚子的火,昨天知道此事后一夜的心绪不宁,可此时看着自己儿子那张淡然平静的脸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他知道自己的举措让母亲气恼了吗?却是知道的,但总归他是为了这理国公府的长远之计,这门婚事也并无大不妥,他打算好好和母亲说明其中缘由,他想着这府中至少母亲是明白他的苦心的。

    “母亲。”他轻轻唤了一声,“让母亲不能清净礼佛是我之过。”

    老太太的目光落在了屋外的杏花。

    初春时节,杏花缀满枝头,打落在翘檐上。

    她想起了很多年前的春天,不知怎的冒出一句话:“你曾是我最心疼的孩子。”

    “母亲?”理国公不解其意,不由出声询问。

    老太太摆摆手,没有解释什么:“你去祠堂跪着吧,你可知我为何罚你?你可知自己何错?”

    房内沉默了半晌。

    “兄弟和则手足提携,你未经你叁弟应许,未告知他便擅做决定,此为一错;你身为五丫头的长辈,独断她的婚姻大事,此为二错;你作为一府之主,只顾身前利益,不顾身后纷争,此为叁错。”老太太最是知道自己儿子的想法,也不需要他的回答,“你好好去想想吧,儿啊,莫要不能再回头。”

    理国公满腹辩解愣是说出口,他在原地站了站,看着闭眼假寐的母亲只得退出了屋子,转身离去。

    现下木已成舟,他倒是不介意跪上一跪,他看得出叁弟同他置气生分了许多,他就做出个姿态来何妨,彼此也都有台阶可以下。

    “常嬷嬷,午膳吩咐人给他送去几个素馒头就可以了。”老太太睁开眼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吩咐道。

    “这些老奴都清楚,放心吧老夫人。”常嬷嬷有些担心地看着她:“老夫人,您莫太担忧了,老奴就多嘴一句,叁爷的本事是极好的,总会想到法子,五丫头是个有福气的,您就放心吧。”

    “我知晓你担心我的身子,你素来都是向着我的。”老太太抿了口茶,“此番我管了这事,十成里头,四成是心疼五丫头,得给她个说法。还有另外的六成,则都是我的私心。一则是,我看这次的事叁儿是对他冷了心了,但我总盼着他们还能兄弟相携,互相帮扶。二则,我得盯着其他几个丫头的婚事,特别是大哥儿的。”

    这世道里,世家联姻,家族互利,牺牲的总是女子的一生,她得看着不让他利用府里剩下女郎的前程。

    她又道:“还有么,”老太太冷笑一声,“就是少叫那边撺掇着闹事。”

    常嬷嬷不知道听懂了几分,但她听明白了,老夫人已经做好了决定要管此事,不必她再规劝甚么,应道:“老夫人有了主意就好,是老奴多嘴了。”

    老太太没再说话,她像是还望着理国公刚才的背影,仿佛从那背影里看到了往日孩童的身影。

    年轻时,公公是个有本事的,但他丈夫比起来有些平庸,继承了国公府却无一官半职。

    他们夫妻二人倒是自得,可公公去后,国公府的门庭冷落,还很有些闲言碎语。那时的戚珏还是个少年人,其中的落差,在书院读书的他受到的影响最为直接。

    他知道日后是他承袭爵位,将要成为这国公府的主君,便更是勤奋读书,破釜沉舟,要为自己谋一份前程。他一步步努力,在那些斐言和压力下参加春闱,得了贡士,后又参加殿试,得第十名,堪堪踏入二甲之列。逢年,赐官益州府青城知县,官七品。

    青城距京都山长路远,兄弟叁人商量过后,决定留兄弟二人在京照顾双亲,期至,他一人便远赴千里上任。

    他到了青城以后,并不倦怠,克己奉公,清正廉明,即便两地千里之遥,陆续来往的消息愈发少了,可也知他陆续做出了许多政绩,一直官至益州知府,官四品。第五年,益州府遇了洪灾,他治水有功,被先帝召回京都。

    可那个小小少年好像不知何时变了。

    哪怕他回京后,一路高歌猛进,官运亨达,但她总是觉得母子二人仿佛隔了一层,他闹出的许多事只让她觉得疲累,置养外室,不顾发妻,不养长子,如今不顾亲弟,算计侄女,老太太看不明白也想不通,或许从一开始便错了。

    是功名利禄迷了他的心吗?

    「后生才锐者,最易坏。」

    家训有言如此,可能错的还有她这个母亲,她心疼这个孩子十几年的辛苦,从不曾严厉训斥,如今也晚了,可她不能置另外两个孩子不顾,她想弥补,可却让更多人都在受着委屈。

    她在屋内静静坐着,仿佛看到那个小小孩童举着那卷诗经回头最后挥了挥手,慢慢变成小点,越来越远远了……

    那卷书的首页,誊抄了《诗经·棠棣》里的一句话——“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