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正常的万人迷体质和正常(待定)的我(np)

章节目录 多人运动(3p无插入口交放置play)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天沂被抱出浴室时累得想死,恨不得马上睡死过去。但下面火辣辣的,又肿又麻,她感觉自己像个软脚虾一样被放到床上,霍南时翻出睡裙给她穿上,却没有给她穿内裤。

    迷迷糊糊中她还感觉有人在掰她的腿,一睁眼就看见男人在盯着她的腿心看,还用手指戳了戳肿胀的花瓣,手上还拿着一支药膏。

    “……”她发出疑问,“你在干什么?”

    他笑得理所当然:“有点肿了,在帮你上药呢。抱歉,刚刚没控制住,我太用力了。”

    “为什么会有药……”

    “回来的时候买的。”

    什么时候?李天沂想了半天,想起他们吃完饭回家路过药店时他说要去买点消肿药,那时她还奇怪他什么时候受伤了……

    好家伙原来是给她用的吗?!

    本来就挺不舒服也不想再继续被碰,她像个泥鳅一样挣扎拒绝上药,霍南时想按住她又不舍得太用力,几个回合下来,她成功钻进了被子,脑袋闷在枕头里。

    霍南时还在外面劝,李天沂直接把耳朵堵起来,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外面逐渐没声,应该是放弃了吧?她想着,等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钻出被窝,然后对上两双眼睛。

    “!?”

    吴煜怎么也在这!?好啊霍南时,出去摇人是吧?

    这俩人就好像那个索命活阎王一样,什么也不说,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她,不怀好意,绝对不怀好意。李天沂打了个哆嗦,想默默缩回去,但被子被人拉住。

    “天沂,还是上点药吧,上药之后会更舒服一点。”

    吴煜柔声劝她,但扯住被子的力气怎么看都不是温柔的。

    李天沂暗自与他进行着拔河比赛,退了一步:“……那我自己来。”

    “里面也要涂,你自己涂得了吗?”

    “……涂得了。”涂不了也得说涂得了。

    “好吧,那你自己来。”

    吴煜笃地收了力气,还好她是在床上,不然指定得弹射起步出去。他把药膏递给她:“涂吧。”

    “……”她接过,抬头看向他们,“你们先出去啊。”

    霍南时笑而不语,率先离开了房间,吴煜也紧随其后,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我们就在外面,有什么事记得叫我。”

    说实话,虽然私处确实火辣辣的灼烧感,但她真觉得没什么涂药的必要。又不是第一次了,能有什么事——她找来镜子放在身前,慢慢张开腿,看见那处红肿充血,外阴涂了一层薄薄的凝胶而泛着水光,看起来……确实跟平常不太一样。

    “……”

    浴室里的那场性爱,爽是真爽,就是付出的代价有点大。

    她挤了一些药膏在手上,小心翼翼抹了上去,一碰,还真是刺刺的痛,好在能忍,她顶着痛感和微妙的快感涂完了整个外阴。

    手指湿漉漉的,不想承认,她好像又湿了。

    里面的话……不涂应该也没事吧?

    李天沂构建了一会儿心理建设,咬咬牙,又挤了点药,把手指塞了进去。

    “你说她好了吗?”

    等了约莫十分钟,屋内仍旧没有动静,吴煜有些担心,看向旁边悠闲看手机的霍南时:“她的身体才刚恢复,你应该更克制一点的。”

    显而易见,挖苦的语气。

    霍南时坐直,自知理亏,诚恳道了歉:“对不起,确实是我的错。”

    吴煜也不是喜欢刁难人的格,虽然神情仍旧僵硬,但现在更多的还是担忧:“应该也差不多了,我去看看。”

    门被敲响:“天沂,你好了吗?”

    门内:“……”

    没反应就是最大的异常,吴煜又敲了几下,正在思考踹门进去的可行性时,门咔哒一声,拉开了一条小缝。

    李天沂站在门后,只露出半个身子,她是光脚踩在地上,像是像藏什么似的面色通红,头发挡了一半的脸,手攥着睡裙裙摆,露出光洁的小腿。

    而那小腿肚上,正淌着水……

    房内的气味隐隐约约飘来,吴煜僵在原地,视线无法从她身上移开。他明白这是什么味道,毕竟他也尝过几次,他也知道只有在发生某些难以启齿的事情时,她才会像这样,通红鲜嫩地像块可口小点心……简而言之,想吃。

    “对不起……”

    她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道歉,如果可以,想从地球上消失:“床单……又湿了。”

    早上和吴煜做过以后床单就换过一次,现在又湿了,就没得换了。

    大脑.exe恢复运行,吴煜回过神来,屏着呼吸碰了一下她的头发。

    “没事,别着急。我来……给你想办法。”

    …

    李天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涂个药,手指在里面摸了摸而已,她居然又高潮了一次。然后好像戳破了水袋一样,流了好多水出来。

    她吓了一跳,心想不至于吧,但床单上一大片的水渍敲锣打鼓咯噔噔展现在眼前,她甚至还分不清这是爱液,还是……尿。

    不不不不,尿床的话就更羞耻了。

    李天沂还没想好怎么办,吴煜来敲门了,只能先放他进来。他在床边扫了一眼床上的狼狈,神情微妙,朝她伸出了手。

    “先去床上坐着吧。”

    她坐下,疑问。

    他又把被子卷吧卷吧塞到她身后,让她靠上去。

    这跟换床单有什么必要关联……不懂,但还是照做。

    吴煜去洗了手,一边用纸巾擦着手,一边微红着脸朝她说道:“把裙子卷起来,腿张开一点。”

    “……?”

    阿sir,你要不要看看自己在说什么?不要用这么羞涩表情下达这种sm意味的命令啊——!!(呐喊)

    “需要我帮忙吗?”霍南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背着手,像个来视察的领导。

    吴煜思考了一会儿,道:“可能会有点难受,你抱着天沂吧。”

    “好。”

    李天沂:“……”不是,你们搁这加密聊天呢?

    霍南时从背后接近,双手圈住她的腰腹,轻而易举将她抱了起来按在大腿上。

    这姿势太过暧昧,跟刚刚在浴室里做爱似的,该死的身体又起了反应。她企图挣扎一下,男人已经捏住了裙摆,正将它们卷起来——

    李天沂按住他:“你们要干什么?”

    吴煜单膝跪在她身前,手里拿着药膏,抬头,对上的不仅是她的眼睛,还有被迫打开的腿心。

    他笑了笑,倾身而上,不带任何色情意味地观察着水光淋漓的小穴。

    “你自己涂不好,我们来帮你吧。”

    “是啊。”霍南时在她耳边轻笑,安抚似的摸了摸头发,“不用那么见外,咱们什么没见过。不过床单弄湿了的话,今晚就只能跟我们睡觉了吧?”

    “等、啊……!”

    这不是见不见外的问题……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展开?!

    “那是我的床,你睡沙发。”

    “小吴太无情了吧。”

    吴煜抹着药就按了上来,冰冷的触感凉得她一哆嗦,但很快,就热了起来,各方面上的。

    凝固的药膏在温度下逐渐融化,被涂抹均匀的阴唇水淋淋,滑腻腻,分不清到底是药还是什么。

    “谁让你做得这么过分。”吴煜的力道始终很轻柔,指甲修剪得很整齐,就算陷入软肉里也不会有异样感,他头也不抬,“天沂也不想再跟你睡了吧。”

    “……”

    她眼睁睁看着他玩弄着自己的私处,身后柔软的胸膛带着低缓的呼吸和心跳又时时刻刻提醒她身后还有别人……

    这场景,太淫乱了吧。

    霍南时脑袋垂了下来,贴在她颈侧,声音委屈道:“真的吗?天沂不想再跟我睡了吗?”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吴煜的手指刚巧在这时戳了进来,像是在提醒她什么……她哼了一声,脑子已经有点转不过来了。

    “唔……不、不知道……”

    “小吴,你可要轻点。”她的脸被霍南时托起,正对上吴煜的视线,他的眸光闪了闪,“你看,天沂都已经被你弄哭了。”

    “……对不起。”吴煜吸了口气,手指更加轻柔地涂抹着,“你也放松点,好紧……”

    “呜……”

    他想抽回手指,却被肉穴夹了一下,稀稀拉拉的清液涌了出来,混着药膏的清香,淌了他一手。

    “又流了这么多,看来药都白上了,都被冲出来了。”耳朵被人含着,身后男人的嗓音如同烈酒临头灌浇,把她灌得五迷三道,“刚刚你自己涂的时候就是这样吗?”

    “唔嗯……”

    “身体这么敏感,看来憋了这么多天确实委屈你了。”

    “可是怎么办?这里这么肿了没办法再用了吧?”阴蒂被他捏在指尖按了按,霍南时抱紧她不断细颤的身子,“看来我们的天沂今晚就只能看着我们流口水了。”

    “喂你……唔!?”吴煜皱眉,想要阻止他再说这些虎狼之词,可却突然被踹了一脚,一屁股坐在地上,晃神间,一只白嫩的脚已经踩在自己胸膛上。

    “……”

    李天沂终于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虽说不小心误伤了吴煜,但仍是梗着脖子瞪向霍南时,嘴硬道:“流口水?到底是谁要流口水啊?”

    “唔……!?”

    那只脚换了个位置,踩住了吴煜胯下坚挺的地方。他的鸡巴比它的主人要更诚实一点,估计早就在进入房间的那一刻就精神饱满起来。

    吴煜闷哼一声,大脑空白了一瞬,但窜上来的快感让他失神,任由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用脚掌按摩鸡巴。

    “呃……啊、天、天沂……不行——”

    他叫得断断续续的,其一是因为快感,其二因为还有另一个男人……霍南时在看着。虽然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真的有第三者在场,羞耻感还是爆表。

    脚底下的肉棒硬得发烫,吴煜被她踩得喘叫连连,半躺在地上,只用双臂撑住身子,宽松的T恤卷起了一半,露出结实紧绷的腹肌。汗水从肌肉沟壑滑下,没入人鱼线与暗丛之中。

    他的运动裤早就被踩得皱巴巴的,突显出那底下事物的形状,深色水渍逐渐洇开,脚底也变得滑溜溜的。

    “吴煜,坐床上去。”

    灯影朦胧,她唇角勾起的弧度让他阵阵眩晕。

    …

    “唔……哈……”

    口交是一个技术活,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做起来都显得有些狼狈。

    说实话,男人的鸡巴不算好吃,就算是刚洗过澡的,除了沐浴露味之外还是有股浓烈的膻味。刚舔上去,扑面而来的气息就把人熏得眼泪盈眶。

    但是,男人被舔之后带来的反应很可爱,每一声喘息,呻吟,还有那被快感折磨的表情,脸红……勉强可以让她忍受气味。

    “唔……啊……太深了——”

    吴煜摸着她的脑袋想让她松开些,龟头顶到了喉咙,一阵阵紧缩夹的他要升天,但看见她因反胃感而溢出的眼泪时,担心还是占了上风:“松开些……嗯唔……舔了舔上面……”

    她依言舔上龟头颈,用舌头抚平上面的褶皱。覆在后脑勺的手掌收紧了,吴煜闭着眼仰起了头,难以抑制地呻吟出声,脸红耳赤,就跟这根东西一样。

    她舔得津津有味,手圈住柱身慢慢摩挲起来。这上面早已给她的口水涂得湿湿滑滑,握起来很有份量,青筋咯在掌心,时不时跳动一下,然后又从马眼溢出小股清液……

    “啊……哈……”

    吴煜的呻吟并不高昂,还是有所克制,平日清亮沉稳的嗓音染上沉醉的情欲,暗哑嘶沙,气息靡丽紊乱。

    他抬眼,清润的眸泡在水里似的潋滟,如夜里盛放的昙花,秾艳婉媚。一步步沦陷在欲望之中,绯红爬上眉梢。

    “天沂……啊……哈……别舔那里……!”

    “唔哈……好舒服……”

    粘稠拉丝的舔舐声回荡,配合着吴煜的呻吟,李天沂感觉自己幻肢硬了,不禁夹了夹腿——

    一声突兀的拉链声响起,李天沂用眼角余光看见身后的霍南时拉开了裤链,内裤顶地老高,肉棒一下子就蹦了出来。他握在手里撸了撸,眼睛盯着他们,对上她的视线了,又故意喘出声音:“啊……”

    “……”

    真是……

    李天沂为自己又被他勾引了一下感到可耻,把注意力拉回来,用力吸了一口。

    “啊啊……!”

    吴煜被吸得头皮发麻,不小心扯了她的头发:“啊……呃、对不起……啊啊!太用力了……!”

    耳边是吴煜的喘息声,身后的男人不甘示弱,撸着肉棒也叫出声:“啊啊……天沂……你的屁股在流水啊,舔别人的鸡巴就这么舒服吗?”

    “唔、啊!”

    她说不了话,因为吴煜按着她的后脑勺,不得已将肉棒含得更深,舌头艰难地在其中穿行,咽下了不少发涩的液体。

    “不要看他……呜呃!”吴煜红着眼,断断续续道,动作也开始有些粗暴,“他在看着我们流口水……哈哈……唔啊!”

    “看来我是被记恨上了……唔、你们继续……不用管我。”霍南时盯着她那翘起来的屁股,长叹一声,“从我这个角度看,还真是……有够下菜。”

    鸡巴被他撸得水光发亮,滋滋作响,就像眼前这张一张一合的小嘴,里面肯定很多水……

    成熟的大人要学会和自己和解,霍南时显然做到了这一点,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哈、啊……呃啊……”

    喘息此起彼伏,吴煜感觉自己快要化在她嘴下,射意涌上:“呜……呃、我要射了……天沂、快放开……唔!”

    嘴里的阴茎在颤动,他嘴上说着放开手上却按着她的脑袋,一下子又含了进去,唾液没收住,哗啦啦从嘴角流下。李天沂呜呜了两声,嘴上手上动作没停,一手圈着柱身一手捏着底下的囊袋,加倍地吮吸舔弄……

    “啊啊……唔嗯、啊——!”

    他的声音顿时扬起,像是窒息那般在某个瞬间停止。肉棒剧烈地颤抖,对着喉咙喷涌而出,黏糊的精液呛得她咳嗽连连,吞了一点又吐了一点。

    “咳咳……咳!”

    回过神来的吴煜见她咳得脸都红了,顿时慌了,连忙道歉,用纸巾把脸擦干净:“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在你嘴里射了……都吐出来了吗?”

    “唔……”她尝了尝嘴里的味,有点微妙,绝对谈不上好吃,“我没事……”

    吴煜盯着她还沾着些精液的唇,眼神动了动,想说什么,被一旁的动静打断。

    霍南时还坐在椅子上自撸,大汗淋漓,白衬衫湿透了,透出底下紧绷的躯体和诱人的肉色,他对于他们的视线毫不避讳,大咧咧展示腿间精神饱满的家伙,挑挑眉,笑得有些无奈:“我还没射呢,不要搞的好像要结束了一样。”

    “……不是你说不用管你吗?我跟天沂去洗澡了,你自己慢慢解决吧。”吴煜移开视线,牵起她的手。

    “喂喂,真的那么无情吗?唔哼……天沂,我这里哭得这么厉害,真的不过来安慰一下吗?”男人握拳,龟头从虎口冒出个头,小眼正不停冒水。他故意挺了挺腰,让他们看得更清楚些,“啊……唔……天沂,帮帮我吧,用手就可以,求你了……”

    在撒娇这方面,他看起来是无师自通的,但一个年级比她大的男性,还是个肌肉猛男撒起娇来,一般人还真受不住。

    李天沂就是那个一般人。

    她扭扭捏捏走过去,伸手握住:“……你快点。”

    他夸张地喘出声,舒服得皮都展开了:“唔哼……”

    “天沂、天沂……唔、哈……!”

    好似是真的动了情,肉根烫得厉害,喷洒在头顶上的气息也急促滚烫。他的大手盖着她的,完全是被他带着在肉棒上撸动。

    李天沂仰头看着他因动情而失控的脸,汗水没过发丝,眼睫湿润,眸面氤氲,从容的笑容褪去,才好似看见了他真实的模样。

    “哈啊……天沂……唔。”

    他们对视了,然后亲吻起来。

    “唔唔……哼啊……”

    嘴里被搅得天翻地覆,松开时还粘稠得拉丝。霍南时舔了舔嘴唇,忽地笑出来:“全是别的男人的味道啊……”

    “……天沂。”吴煜不知何时从背后抱住了她,不甘示弱那般扭过她的脸也亲吻起来,“唔哈……舌头、伸出来……”

    当着霍南时的面,吴煜亲得又急又深,故意发出响亮的打啵声。

    “哈……”霍南时不禁在心底发笑……看来之前那几次确实被记仇了……

    小吴警官,意外地睚眦必报啊。

    “天沂,手收紧了,我要开始动了……!”

    什么叫前有狼后有虎,三人行,必有一人夹成夹心……手上、腿上都被射满精液以后,李天沂开始后悔当初自己色心当头,招惹这么多人了。

    “就当是提前练习了。”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霍南时眨眨眼睛,笑得狡黠。

    “以后说不定更多人。”

    “?”

    李天沂想痛哭流涕,转身向吴煜呈上手腕:“阿sir,你把我抓进去吧!我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的!”

    吴煜好笑,握住她的手:“这事好像不归我管……不过要抓的话,也得先定个罪名吧,你犯了什么罪?”

    李天沂略一思索:“芳心纵火罪?”

    “你还真敢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