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章节目录 平静中的一道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国庆第一天,尧瑶在宿舍睡到自然醒,她揉揉眼睛,宿舍空荡荡。

    她拿出手机看现在多少点了,已经是一点多,她睡了好久。

    一个给她发消息的人都没有,只显示了软件的推送消息。

    她又躺回去,刷着手机上面的新闻,今早升旗广场那边的地段已经水泄不通,都是早起去看升旗的。

    尧瑶一向不爱凑热闹,人群拥挤的地方她都不爱去。

    国庆假期,尧瑶准备好好的懒几天,尧瑶和舍友说的是自己父母一块去马来西亚旅游了,但是她不想去,所以国庆回家会一个人,还不如不回家。

    黎之确没有和她联系,她也不知道他国庆在做什么。

    A市不是什么旅游胜地,但是隔壁的G市是一个很出名的旅游城市,要去G市的人会到A市来中转,所以A市也分到了游客。

    所以,尧瑶就不打算出学校了,在宿舍待着也挺好。

    国庆第二天的晚上,尧瑶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来电,是来自于尧小莉,自从尧瑶上大学之后,就再也没和她有过联系了,尧小莉只是她通讯录里的尸体。

    “你疯了?”尧瑶紧握着手机。

    “疯什么疯?养你这么大,我结婚你回来给我点钱不是应该的?不是我生了,你你能读名牌大学什么95211的。”尧小莉嘴里吃着饭,也不妨碍她咄咄逼人。

    “我哪有什么钱给你结婚?我是个学生。”尧瑶想,是不是每个孩子和父母有争执的时候都会哽咽,都会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学生就不打工了?得了吧,你要是没钱你现在怎么还能读书,我听说A市做家教一个月能有一两万呢,装什么啊你,生恩和养育之恩要报答的你不知道吗?书读到哪里去了。”尧小莉怒斥。

    尧瑶不仅被这通来电惊讶到,还有就是她妈妈居然要结婚,之前生了三个孩子,但是她是一次婚都没有结过的。

    小时候镇上的大妈还会在尧瑶面前说,不会有人娶尧小莉这个女人的,多脏啊,男人睡了回去还得洗干净呢。

    “你怎么突然要结婚?”尧瑶问。

    “想结了呗,不然你老妈我要孤独一辈子啊?”

    “你要多少?我只有一千五。”尧瑶说。

    “这么点?你平时花销这么大,怎么都不存钱。”尧小莉还以为女儿在大城市过得有多好,存的钱还不如去食品厂打工的。

    “我要交学费,哪有钱。”尧瑶说着眼泪已经无声的流下。

    “一千就一千吧,明天回来。”尧小莉说。

    “不回了,我转账到银行卡给你。”尧瑶不想回去面对她。

    尧小莉一听,放轻声音说:“你都多久没回来了,我明天是要摆两桌酒的,我就你一个出息孩子,你不得回来给我撑个面子,我们这里能出几个名牌大学生啊,还是个女的,可不得让我炫耀炫耀。”

    “你真的觉得我好吗?”尧瑶心里还是存着一丝亲情,她在这世上没有别的亲人了,每当听到舍友在宿舍和父母分享学校生活时,她又何尝不羡慕别人呢。

    “那可不,我们家就你一个大学生。”尧小莉说。

    “那好,我明天回去。”尧瑶最终还是心软了。

    “行,下午六点之前到啊,别迟到了。”尧小莉说完挂了电话。

    到桂木镇是只有大巴的,尧瑶坐着大巴就回去了,等到了汽车站,人还有些多,她以为这个小镇不会有那么多人回来的。

    桂木镇和她走之前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她走之前柚子树上结了果,回来的时候柚子树上还有果。

    尧瑶按照记忆的方向走去自己家,只是一年多没回来而已,已经感觉到了陌生。

    她的家还是和之前一样,房子一点变化也没有,她拿出钥匙开门,还是有着熟悉的稻米花生味,一楼还堆着几袋米和花生。

    尧瑶看着自己长大的这个家,莫名心酸。

    在A市时,她大一时去过杨秋宁的家,她的父母很好,招待周到,说话诙谐幽默,杨秋宁的房间装修得很好,她刚开始从她家门进来都是不懂如何落脚的,大理石的瓷砖太漂亮了,她不好意思用自己的双脚踩上去。

    她来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门有点灰,她用手半掩着脸,自己的房间已经变成了杂物房,乱七八糟的椅子,铁锅什么都有。

    尧瑶看到自己的那张书桌,她拉开抽屉,里面的东西都已经被丢了,现在里面还有蜘蛛网。

    这个房间,没有什么是属于她的物件了,连衣柜的门都歪着打开了。

    她居然还拿了换洗衣物过来,真是多心了。

    尧瑶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尧小莉。

    “喂,到了,你在哪里。”尧瑶想着给她钱就直接走了。

    “还有半个钟准备开席了,我叫人去接你,你在哪里?”尧小莉说。

    尧瑶听到了吵闹的声音,她看着衣柜放在顶上的风扇说:“我在家。”

    “好,你别动。”说着挂了电话。

    尧瑶还是有些好奇,不是好奇自己的继父,而是好奇尧小莉的丈夫。

    她拿了个凳子坐在门口等待,已经很久没坐过这种小木凳子了,她想起来小时候坐在这张凳子上摔跤,尧小莉把她骂了一顿的事,说她怎么不长眼。

    一辆灰色的面包车朝她的方位驶来,尧瑶起身,想着这就是来接她的人吧。

    面包车缓缓停下,司机开门下车,是一个看上去不到一米七的男人,有点胖,鼻头有点大,他打量着尧瑶,这个眼神,让尧瑶很不舒服。

    “你是?”尧瑶问他。

    “噢噢,我是那个王浩,大姨让我来接你,就你妈妈。”他看她笑。

    “哦。”尧瑶选择上了后面的位置。

    王浩发动车子,往后倒车。

    “你说你这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啊,气质真好。”王浩冲后视镜后的尧瑶笑。

    “还好吧。”尧瑶看着窗外。

    这一路上,王浩老是在搭话,尧瑶只是随口应着,无心搭理。

    等到了地方,居然是在小区里,尧瑶还以为是在自建房露天摆席,因为这边大多结婚都是这样的。

    坐着电梯上楼,等到了,里面有人开门。

    摆了两桌,位置不大,看出来只是小型聚会,但是也有着一点关于结婚的喜庆元素。

    尧瑶一进来就被注视打量着,还有两个老妇人看着她在窃窃私语。

    尧小莉一看尧瑶来了,连忙上来,尧瑶看着这个许久未见的妈妈,穿着一身红衣,胸前扣着一朵红花,接着往下看,小腹是凸起的。

    “你怀孕了?”这是尧瑶对尧小莉说的第一句话。

    “是呀。”尧小莉不搭这个话,接着说,“看看,这就是我那个小女儿,在A市读大学的,我说了还不错吧。”

    尧小莉自顾自地拉起尧瑶的手,尧瑶脸上没什么表情。

    接着,一位老妇人上前看着她笑,又接着她喊在后边剥花生的男人看,说这姑娘是不错啊。

    王浩突然站在了她身旁,也在笑。

    尧瑶此刻觉得十分恶心,他们都在笑什么。

    “这是在干嘛?”尧瑶转头问尧小莉。

    “什么干嘛?今天我结婚啊。”尧小莉觉得她问这话莫名其妙。

    吃饭的时候,尧瑶被安排坐在了王浩的旁边,她开始问话。

    “我妈的这个老公,是不是腿脚有问题啊?”尧瑶看出来走路姿势不对。

    “小时候有病落下的残疾。”王浩很乐意和尧瑶说话。

    “哦,这样。那他们怎么认识的?我妈和我说过,我这太忙又忘了。”尧瑶又问。

    “怀孕了,我大伯都有两个孩子都成家了,这个年纪有个孩子就想着这是运气好的老来子,正好他老伴都死了十来年了。”王浩说着献殷勤给尧瑶夹菜。

    “那,这房子也是你大伯的?”尧瑶问。

    “是啊,他在这里都住了好久了,这房子买了得有二十年了吧。”王浩说。

    尧瑶没吃多少,心情极差。

    中途尧瑶就要走了,尧小莉看她要走就起来拉她。

    “急什么,这么久没回来多待几天再走。”尧小莉说。

    “待什么?家里还有我的房间吗?”尧瑶冷着眼看穿着一身喜气的母亲。

    尧小莉一脸这有什么,转过头笑得别有深意,然后说:“王浩前段时间刚装修好的房子,一百二十平的,已经能住啦。”

    尧瑶怎么会不知道她存的什么心思,利用自己去讨好婆家人的关系,这才是自私的尧小莉。

    “你怎么这么贱,喜欢到处给男人生孩子。”尧瑶脱口而出,这是她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对尧小莉说重话。

    尧小莉一听觉得被侮辱了,但是不好大声说话,便瞪着她说:“你乱说什么,有没有教养。”

    “我没教养都是你教的。”尧瑶笑,然后快步开门走出去。

    尧瑶一路走,一路走,眼泪也流了一路。

    她随便找了一家招待所住下,进到房间之后一直在发呆,这一切都挺可笑的。

    尧瑶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只有她自己知道的笑话。

    在大学再怎么努力学习也只能是年级前十,永远拿不了第一,你努力别人也会努力。

    你就算漂亮,也会有人比你漂亮。

    就是有人方方面面都是优秀的,家境,样貌,成绩,黎之确也是这种人。

    她是一个在大学刚开始的一点自负,到现在看不起自己的人。

    再怎么样,她的人生的百分之九十九都已经是破败不堪的了。

    没有人会看得起真实的她,如果有人知道尧小莉是她妈妈,也只会说有这种妈妈怪不得这样。

    她想着又忍不住哭泣,她觉得自己可真惨,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从出生到现在她都在被迫做选择,帮她的人只有黎之确一个,但是他也不会喜欢她。

    想着哭得更厉害了,眼泪一直流,她也不擦,鼻涕要流了才抽纸巾一顿乱擦。

    尧瑶还沉浸在复盘人生经历的悲伤中,这时电话铃声想起了。

    她拿起丢在一旁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黎之确,她愣了下,然后又抽了几张纸往脸上擦。

    清咳了几下,然后才按下接听键,尧瑶还没开口,对面就传来了声音。

    “你去哪了?”黎之确看她没在公寓。

    “我回家了。”尧瑶声音还哑着。

    “你声音怎么了?”黎之确听出异样,手上还在摸着鹦鹉。

    “我连吃两天火锅上火了。”尧瑶乱说。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帮我照顾两天鹦鹉,有两天不在。”黎之确问她。

    “明早就回去。”尧瑶说。

    “那挂了。”黎之确说。

    “嗯。”

    电话挂了,显示出通话界面,她有些空落落的,但是什么都不敢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