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章节目录 长白山的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黎之确和方希确定关系的那天很突然,他只是问方希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方希没考虑多久,当下就同意了。

    他们和别的情侣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开房,该做的事都做了,吃饭,看电影,去东北滑雪。

    去东北滑雪是方希提的,那是在一月初的时候。

    黎之确是会滑雪的,以前会和哥哥去法国找苏语凝滑雪,最喜欢滑雪的是张屿宁,他算个滑雪的行家,装备都是买的最好的,甚至为了方便在法国滑雪,还买了一个木屋,黎之确之前每年都说要陪他去法国滑雪,也只是为了能见到苏语凝。

    苏语凝滑雪的样子很是帅气,是和她平时不一样的模样,只有在滑雪的时候才能看到。

    他第一次滑雪,苏语凝也在场,那时候黎之确年纪还小,张屿宁和好几个朋友一起在教他,他担心自己出丑,所以很努力地学习了,后来越滑越好。

    方希拉着黎之确去商场买滑雪服,又一起看了保暖的物品,做各种在东北的攻略,甚至还买了一个拍立得。

    等到了长白山的滑雪场,方希又不敢滑了,说怕摔倒骨折,一直拉着他说害怕。

    黎之确有些烦,但是没有表露出来。

    他只好慢慢地开始教她怎么滑雪,后面实在有点难教,直接找了个教练教她。

    他和方希分手是在大二下学期的暑假前夕,方希的疑心病很重,一直质问他是不是生理上有问题才一直不肯和她开房,黎之确的说辞是不希望发生婚前性行为,然后她就觉得黎之确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黎之确提出分手之后,方希答应了,但是又后悔了。

    他本以为自己后面要操心的事情只有期末,没想到方希直接来A大里面找他了,就蹲在教学楼下面,她不敢上去一间间教室都去找,怕黎之确生气,更不愿意和她复合了。

    这一天晚上,方希又来了,黎之确疑惑,她是每天都翘课吗?

    黎之确的同学也都知道了,这位高个子女生就是黎之确的前女友,他们看着黎之确一脸羡慕地说:“你这是“红颜祸水”啊,旱的旱死。”

    尧瑶和冯梓莹上的同一节选修课,这会儿刚刚下课,一下楼就看到一个穿着牛仔短裤的大长腿女生靠在路灯杆子上。

    冯梓莹拉过尧瑶的手,低声说:“她搁着里站着还真是不怕蚊子啊。”

    “可能她喷花露水了吧。”尧瑶说。

    尧瑶已经连续三天在学校里见到方希了,方希的身材在校园里太过瞩目,加上经常露出一双大长腿,同学们私底下都有悄悄在谈论,她从同学的谈论里也知晓了一些,就是来求复合的。

    这是为什么分手了,是谁提的分手,尧瑶有些好奇,但是又不想好奇。

    尧瑶正式知道黎之确在谈恋爱,那是杨秋宁告诉她的,她说和冯梓莹好几次出门,都见到黎之确和一个高个子女生手牵着手一起走。

    他知道自己知道这段恋爱吗?尧瑶有想过这个问题,后来心实在太难受了,她担心自己的存在会被那个高个子的女孩子发现,有一段时间辗转难眠,头发大把大把的掉,她就强忍着这个情绪,硬生生把这个情绪上锁了。

    有一次,尧瑶在同城微博里刷到了方希,是她和一条吉娃娃的合照,方希没有关掉定位,所以同城的人就能刷到她的微博。

    尧瑶抱着好奇心去点开方希的主页,因为她是个美女,所以粉丝还有两万人,简介写的是2015级服装表演系,有一个儿子叫旺旺,发的内容基本都是分享生活和吐槽学校的。

    她往下滑动着方希的微博,有她走秀的照片,有她拍摄的花絮照,她的写真都拍得很有风格,还会有猥琐男在评论底下评论一些冒犯的话。

    刷到一条微博,尧瑶停住了,定位是在长白山,她发了九张图片,其中一张是合照,方希搂着一个男人笑得很甜,那个男人带着头盔和雪镜,看不到脸,他们穿的是情侣款的滑雪服,米白色和灰色相间的。

    只有一张是合照,其他照片都是风景和美食,尧瑶看着微博底下的评论,有人问方希是和男朋友去的吗?她回复说是,还带了一个捂嘴笑的emoji。

    长白山好玩吗?看起来风景真的很美,尧瑶想着自己还没坐过飞机,出过省呢。

    雪是什么样的?如果握在手里会很快融化吗?尝起来是没有味道的吧。

    在几年后,尧瑶自己坐飞机去了一次长白山,她住在一个在白桦林的酒店里,白花花的大雪压着树枝,她泡着温泉看着雪,雪景真的很美,那里像一个雪中的梦幻王国。

    尧瑶和黎之确还是像以前那样子相处,毫无变化,在公寓的时候,黎之确会在房间里和方希打电话,尧瑶出来拿水的时候有听到过声音,听到的时候她脚步会很轻,轻轻地打开冰箱拿水,再轻轻地关上冰箱门。

    此时,在楼下路过的人都会看方希两眼,她真的太高了。

    “这多难看啊,要是我分手了,我才不会这样。”冯梓莹有点嫌弃这种行为。

    “走吧,别被人听到了。”尧瑶提醒她。

    学校外面新开了一家绵绵冰店,主打的是超大份的芒果绵绵冰,上面是芒果果肉加果酱堆积起来的小山。

    尧瑶,冯梓莹,杨秋宁三个人一起围着这个超大份芒果绵绵冰在用小勺子挖。

    “我们三个能吃完吗?”尧瑶看着这得有一个电饭锅那么多了。

    “能吧。”杨秋宁有些犹豫地回答。

    冯梓莹看着手边自己点的这一碗椰奶芋圆丸子,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不点了,芋圆这么多呢。

    三个人吃到最后还剩下小半碗,但是谁都没有胃口再往下吃了,肚里全是冰水和芒果,再吃下去感觉会拉肚子。

    杨秋宁往椅子后靠,摸摸自己鼓起来的小肚子说:“未来一个月都不想再吃芒果了。”

    然后,杨秋宁的眼神停顿了一下,勾起嘴角:“诶,你们看那边。”

    她用手指着方向,尧瑶和冯梓莹顺着手势看过去,尧瑶面色冷淡,倒是冯梓莹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方希正在校门不远处那个报刊亭旁边和黎之确拉拉扯扯,黎之确的背朝她们这边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方希的表情倒是精彩,一脸委屈巴巴的模样,拉着黎之确的一只胳膊摇来摇去的像是在撒娇。

    然后又突然抱上了黎之确,手紧紧地环住他的腰,黎之确做安抚状,抚摸着她的后背。

    “这是大学琼瑶剧吧,又到了播还珠格格的时候了。”冯梓莹觉得好笑,她甚至都脑补出台词了。

    “我喜欢情深深雨濛濛,他们这得是尓豪和方瑜吧。”杨秋宁转回视线,发现尧瑶居然把剩下的都吃完了,正在用勺子舀融化的冰水。

    “尓豪不是渣男吗?不对,书桓也是渣男,哎,我以前都不觉得这些男的都是渣男。”冯梓莹说。

    “小时候都带着点滤镜,那知道什么渣男不渣男的,看的就是难舍难分,轰轰烈烈,你侬我侬,依依不舍啊!”杨秋宁抽出一张纸巾擦嘴。

    “好饱了,我们走吧。”尧瑶说。

    “一起散会步吧,太撑了。”冯梓莹提议。

    三个人怕热,于是来到了学校附近那个商场里面蹭空调散步,走着走着还走累了,又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

    “尧瑶,你怎么老是在发呆?”杨秋宁看她好像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想着要是能中彩票就好了,刚才路过的那家彩票店,门口贴的告示说有人双色球中了二十八万呢,说不定是附近大学生中的呢,运气真好啊。”尧瑶扯起嘴角笑笑,要是有一笔钱就好了,那样自己就能没什么在意的了,还想要一点好运气,她可真羡慕运气好的人。

    “我买过刮刮乐,也就中了十块,刚好回本。”杨秋宁说。

    “哈哈,我中过五百块。”冯梓莹得意洋洋。

    杨秋宁倒是惊讶了,不敢相信地说:“五百块?这么大笔巨款。”

    “那还是我第一次买刮刮乐中的,运气好到爆!”冯梓莹第一次见到彩票机买的,没想到一买就中。

    “那里有彩票机。”尧瑶突然在那里看到一台红色的机子。

    “有两台诶。”杨秋宁说。

    “我去买一张看看。”尧瑶还没买过彩票,想去试一试。

    杨秋宁的冯梓莹都表示要坐着,所以尧瑶自己去买彩票。

    她看屏幕上有好几种彩票,她随便点了一张十元的,付款之后,彩票掉出来,尧瑶拿着饭卡把涂层刮掉,没中。

    尧瑶又买了一张,继续刮,又没中,损失二十元。

    她想,自己果然运气很差。

    尧瑶回来后,冯梓莹问她中了多少,她摇摇头说没中。

    她坐下来接着坐了一会儿,三个人就回学校去了。

    晚上,尧瑶躺在宿舍的床上,睁眼发呆,在想黎之确分手了吗?自己还是第三人吗?自己都不能为自己做些什么。

    她好难过,冰凉的眼泪顺着脸,流到枕头上,沾湿了枕巾。

    (写到长白山,是因为最近在网上看到了东北的雪景,真漂亮,我也还没见过雪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