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章节目录 觉得高攀才会对一个人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停了两天之后,尧瑶又重新开业了,因为柠檬快用完了,尧瑶就去买了一箱百香果。

    晚上的时候,尧瑶脖子挂着小风扇,正在做百香果水,可能是因为附近有什么青少年篮球赛,来买柠檬茶的几乎都是穿着篮球衣的男生。

    “这杯也不用打包对吧?”尧瑶问面前的高个大男孩。

    “对。”男孩接过这杯饮品,然后就和旁边的小兄弟一块走了。

    尧瑶抽出一张厨房纸巾擦拭台面,面前有个人影,她以为是客人  便问:“请问要喝点什么?”

    她丢掉纸巾,抬头看,黎之确手臂挂着一件外套,眼神漠然,就站在摊位前看她。

    “你要喝什么?”尧瑶淡定地回看他。

    “你为什么在做这个?”黎之确问她。

    “赚钱啊。”尧瑶说。

    黎之确看她现在的模样,随手扎起的低马尾,简单的黑色T恤,素面朝天,和第一次在餐厅见她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样子。

    “你看起来过得没有我们之前见面那次好。”黎之确笑。

    “三十万够吗?”尧瑶突然说。

    “什么三十万?”黎之确疑惑。

    尧瑶眼神坚定,散发着一些不好欺负的气场。

    “我们之前的关系,用三十万还给你够吗?”

    黎之确低笑一声:“怎么你有三十万?你这是用别人的养老钱给你的旧情人补贴?”

    听到旧情人这三个字,尧瑶有些心虚,这是公共场合,要是被别人听到了多难堪。

    “你没必要咬文嚼字的嘲讽我。”尧瑶打开包包,拿出她的手机。

    黎之确看着她点开某银行的APP,尧瑶随后看他说:“你银行账户多少?我现在就给你转。”

    黎之确打量着她这个摊子,又看了一下这边的人流,他蹙眉问她:“你有这个钱为什么还要摆摊做生意?”

    “关你什么事,我说不定下个月还在地铁口卖三明治和豆浆,你银行账户多少?”尧瑶语速很快,她想和黎之确快点撇清关系。

    “你这钱怎么来的?”他问。

    “什么怎么来的,不是垃圾桶捡来的,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就是我自己的。”尧瑶说。

    黎之确看她,突然道:“我们多少年没见了。”

    “你有毛病啊,说这个。”尧瑶看他一脸嫌弃,就不能干脆地把银行账户告诉她吗?

    黎之确抬眼瞪她,随后转身离开,也没留下什么话,就那样走了。

    留下尧瑶一人站在原地疑惑,他到底想做什么。

    尧瑶决定明天开始就不来摆摊了,她担心还会遇到他,但是又觉得没必要为了这么个人而改变什么。

    她随手拿过一个枕头,捂在脸上,闷声说:“真的好不爽啊!”

    过了几天,陈丁河带她去陈家吃饭,陈家是一个大家族,在A市的市区有一套年代久远的别墅。

    她印象最深的是庭院里有一个鱼池,鱼池围着一圈鹅卵石,有着假山和绿植,养着大概十条锦鲤,

    尧瑶以前第一次来的时候很担心,担心自己会出糗,毕竟这大门大户的,她一个乡野丫头怕是会闹出什么笑话。

    尧瑶第一次参加家族聚餐的时候,就傻愣愣的坐在位置上不说话,丰茹就坐在她旁边,指着这是谁,那是谁,那些小孩又是谁的小孩。

    和尧瑶同辈分的亲戚都没有过来和她打招呼,一是不熟,二是他们更熟悉陈真,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相处。

    那时,尧瑶觉得自己应该不合适在这样的环境下待着,她还想着说不定是陈丁河和丰茹找错人了,连DNA都是被人调换过的。

    第一个和她打招呼的亲戚是表姐赵乔乔,她先是夸了尧瑶一句:“你长得真像,真像个读书很好的美女。”

    “啊?”尧瑶当场愣住。

    那时候,赵乔乔已经怀孕了,肚子只有一点凸起,并不是很显怀,尧瑶也不知道一开始还给她倒酒。

    后面,多去了几次聚餐之后,尧瑶感觉好像就能适应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大家都挺关照她,而且关照得有些刻意了,这让她怪不好意思的。

    尧瑶发现陈家并不像那种刻板印象中为了家族财产和利益闹得不可开交的那种富人家庭,她记得以前看过那种香港新闻,说香港的豪门都是表面和气,实际私底下争抢很厉害。

    一开始,尧瑶也是以为陈家是这样的,但是后面更多的相处之后,发现大家都很和气,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事。

    她还好奇家族里有没有人在外面有情人和私生子,毕竟她刻板印象里有钱人家都这样。

    丰茹和她说,是有的,不过不止有钱人家里有这种情况,普通人家也有。

    那时候的尧瑶不理解丰茹说的,普通家庭怎么也有出轨和私生子这样的事,没钱的男人,丑陋的男人也有资本出轨吗?

    出轨的男人不都是钱多得没地花,有长着一副好皮相的人吗?

    后来经过冯梓莹和杨秋宁整天在群里聊那些男女鸡飞狗跳的八卦,尧瑶觉得狗血还真的来源于生活。

    车子渐渐停到车库,尧瑶打开车门下车,丰茹跟着下来,陈丁河会晚一点来。

    刚来到大门,尧瑶就看到花园里的田甜在和大金毛玩耍,田甜是赵乔乔的女儿,尧瑶每次看到她的时候,都会比上一次要大一些,小女孩皮肤嫩白,圆咕隆咚的很可爱。

    “田甜今天这条裙子真好看,谁买的?”丰茹先是走过去看,然后觉得和金毛一起丢小球的孩子可爱极了。

    田甜还是不太能说长句子的小孩,就一个两个字的往外吐说着“婴语”,笑的时候口水会从嘴巴里流出来。

    田甜小朋友自然没听懂丰茹在说什么,她扯了扯身上的粉色蝴蝶结然后冲丰茹笑。

    “这是一个同学送的,这鞋子也是配套的。”赵乔乔坐在竹椅上说。

    尧瑶走了过来,金毛一段时间没见她,还对她“汪汪”叫了几声,尧瑶倒是淡定,田甜就突然被吓到了,然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赵乔乔上前去把她抱起来安慰。

    “见过那么多次了,你怎么每次见我都要叫?”尧瑶伸手去摸金毛的耳朵,然后它就跑走了。

    吃饭的时候,是在专门的一个厅里吃饭,饭桌很大,尧瑶第一次来的时候被这大桌子惊讶到了,原来还有人家里可以用这么大的桌子吃饭。

    厨师做的菜一如既往的好吃,尧瑶还挺喜欢的,尤其是那个豉油鸡,味道真是一绝。

    饭吃到尾声就开始各聊各的了,都是些尧瑶参与不来的话题,尧瑶没什么好聊的,就去看田甜吃饭。

    田甜被拉到旁边,自己有属于她的小餐桌,她就拿着自己的勺子在吃饭,整张桌子都是饭粒。

    赵乔乔吃完了饭,就来旁边看她吃饭,时不时给她把掉下的青菜捡回去。

    “是不是不爱吃青菜呀?”尧瑶看着她。

    “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吃青菜,切得小小的给她放进去,她总是能精准地挑出来,话都不能完整地说几句,菜倒是都能挑出来。”赵乔乔无奈。

    “没准大一点就喜欢吃青菜了。”尧瑶说。

    赵乔乔用纸巾给田甜擦脸,脸上也有饭粒,她说:“我妈说我小时候只爱吃青菜,现在轮到我女儿了反而一点青菜都不肯吃。”

    “这样啊,那说不定还真的长大了就爱吃了。”尧瑶说。

    小朋友吃饭的模样好像更可爱了,尧瑶还拍了视频。

    尧瑶看了一眼那边还在聊天的亲戚们,又看了时间,估计还要待两小时,尧瑶就坐着玩手机,尧瑶上次在一个助农直播里买了一箱云南人参果,味道很好,第一次还吃不惯,后面越吃觉得越好吃。

    她就觉得好像直播买的东西也没有那么差,还是有好东西的。

    尧瑶一点进抖音,推荐就停在一个蛋糕店直播,现在两个主播正在介绍一款无花果蛋糕,说蛋糕夹层里的无花果酱都是每天现熬的。

    刚点进去尧瑶还没来得及按静音,主播十分活跃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赵乔乔听到这声音皱眉,然后探头过来看。

    “这个傻逼。”说完这四个字,又意识到自己女儿在这里,又看了一眼。

    “谁?”尧瑶看她。

    赵乔乔指着那个正在端起蛋糕的男主播,然后说:“就是他,我的这个前男友。”

    “啊?前男友?”尧瑶看着屏幕。

    “你爸妈和你说过我曾经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吗?我此生的黑历史啊!”赵乔乔想起那段往事还是气愤,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傻逼。

    “没有,不过我现在想听。”尧瑶觉得反正也无聊。

    “我本科的时候,在一家公司实习,就是做电商的公司,然后在那里认识了这个男人,比我大三岁,那时他追我,我觉得觉得这个人好帅啊,我就和他在一起了。”

    赵乔乔坐得里尧瑶更近一些,然后接着说:“我就和我爸妈说了我谈男朋友了,然后我爸妈就问我他们家是做什么的本人什么条件之类的,我就说了他爸妈都是在老家做物流的,虽然是大专学历但是人很上进,然后我爸妈一听就要逼我分手,我一开始以为闹着玩呢,结果来真的,那时候我觉得我爸妈控制欲好强。”

    “那时候谈了多久?”尧瑶问。

    “三个月,也就是才三个月我就觉得我爸妈太过火了,那时候我又恋爱脑上头,觉得那个男人情绪价值给足了我,又大方人还帅,特别关心我,还带我去见了他所有的好朋友。”赵乔乔拿过一瓶水,拧开喝了几口。

    “那他知道你父母不同意吗?”尧瑶问。

    “不知道,我没说,反正那时候我就觉得爸妈越反对,我就要越和他在一起,我爸还给我发小作文说什么你们要是结婚了,家里一份钱都不会出,他父母没有养老金,你还要为他父母养老送终,就算你是名牌大学毕业,以后你的工资能养得起两个老人和小孩吗?房贷车贷是不用还?你以为还能吃喝玩乐无忧无虑多久?”赵乔乔想起来都觉得那个男人恶心。

    “能让你决定分手是什么原因?”尧瑶直接问关键的问题。

    “就是他装不下去了,谈了一年,我发现他和别人说我公主病,然后又说了一些我家不好的话,说想快点和我结婚,我爸妈不会不理我的。”赵乔乔说。

    尧瑶听到这好奇问:“那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用他的电脑登QQ,然后看了他在群里和朋友聊天,后来我觉得有些不对,我就找了小姨问了,小姨那个时候结婚还没有多久。”

    “那时候小姨说,因为他觉得高攀我才会对我好,才会迎合我的各种喜好。带我去见了所有朋友就是为了炫耀,因为我傻,把自己家条件往外说,他看到我的那些优点都是我父母给的,就连学历也是父母用心培养出来的,表姐还骂我,说我父母给我花了几百万,你不感动,男人对你好一点就感动得要死做什么,你没有你父母,你再好看,他也不会看上你,更何况你还不是范冰冰。”

    赵乔乔叹气:“那个时候太傻了,还和我爸妈作对,那男的还给我画饼说等我毕业了就结婚,拖到大四毕业我和他分手,结果他列了一张单子要我还钱,气死我了,我拿那张表给我朋友看,朋友一开始还以为我去考公务员了,没放大觉得那是一张岗位表,我爸妈真的没看错人。”

    “还要还钱啊?男女朋友之间的消费都是一起的吧。”尧瑶听着也觉得无语。

    “他说都是因为我才花了那些了那些钱,后来我就去报复他,爽死了。”赵乔乔脸上又得意了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