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章节目录 别发癫复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黎之确从星巴克出去后,看到尧瑶已经走到马路对面了。

    尧瑶好像有意识然后转身,她看着黎之确站在路的对面,就那样直立的站着。

    她想起有好多次两个人都是这样子,在公寓外的地方遇见过很多次,她总能发现黎之确,但是她和他也总是隔着一段距离。

    就这样,两个人隔着马路在对视。

    黎之确通过微信拨了一个电话给她,没几秒就被接通。

    “就这样吧。”尧瑶说。

    “我不想就这样。”黎之确说。

    “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会这样,你不喜欢苏语凝了吗?”尧瑶问他。

    “我说我现在喜欢你,你信吗?”他说。

    尧瑶隔着一段距离,好像看到黎之确坚定的目光,身边穿梭的车辆好像都停止了。

    “我不信,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说完尧瑶就转身离开。

    鼻头逐渐发酸,眼睛也酸,尧瑶想,为什么有人会这样,我不喜欢你了,你说你喜欢我。

    喜欢吗?是喜欢长得像苏语凝的她?还是或许觉得有些愧疚,应该不是,他怎么会觉得愧疚呢。

    他是那样的人吗?

    尧瑶此刻又突然想到以前的自己,皮肤上泛起鸡皮疙瘩,她在心里冷笑,或许是男人的通病,只是见到她不是那逆来顺受的模样了,就会这样。

    啊!好烦!尧瑶穿着短跟鞋走路都差点扭到脚,尧瑶掏出手机让司机来接她回家。

    黎之确拎着那袋钱,他把那个购物袋放在后座,没急着发动车子,而是抽出一根烟点燃。

    没急着直接放入口中,而是夹在手指尖,就那样冒着屡屡细烟。

    黎之确知道自己是一个别人眼中的优质男人,所以经常会吸引不少女人,以往的同学都会调侃他是一个天之骄子,哪像他们是生来给人间凑数的。

    每当他听到同学说的那些夸赞他的话,也就是装作谦虚地笑笑,他本质是一个骄傲的人,谦虚只是因为受到的教养而已,狂妄自大会让人觉得反感和恶心。

    黎欣虽然自己很张扬,但是不喜欢他张扬,日常里最鄙视那种晒车晒奢侈品的富二代,在他还读书的时候,就被千叮万嘱不能炫富,炫耀你是个大帅哥也不行,该低调就低调,谦虚是好事。

    不管去哪里,他都能感受到女人看他的目光,那种目光一眼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直勾勾的,毫无掩饰的上下打量他,有些说不定下一秒就要擦枪走火,其他男人或许来者不拒,觉得免费能睡一个女孩,再怎么想也是划算的,但是他没兴趣。

    唯独尧瑶,每当他在外面遇到尧瑶的时候,她会装作不在乎,或者怯生生的样子,他本来不爱搭理她,但是看到她那样子,就想去逗逗她,他就想看她那样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他发怵。

    他曾经觉得,尧瑶是个永远不会违抗他的人,不会脱离他范围之内的人。

    现在,应该不是了。

    喜欢尧瑶吗?好像确实是喜欢的。

    他只要想到尧瑶会去给别人做小三,收老男人的房子,就会发疯地觉得恶心,恶劣的情绪在反复增长。

    甚至想掐着尧瑶的脖子问她是不是疯了?理智过后想,好像他自己也疯了,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人。

    尧瑶值得他在乎吗?

    香烟直到燃尽,黎之确都没有抽,他把烟灭了,随后发动车子。

    黎之确把车子开到小区车库,下车时也没有忘记拿上那个装满现金的购物袋。

    这边的房子,是黎之确出生的时候,家里老头子买给黎欣的,黎欣几年前又把这套房子过户给了黎之确。

    等回到了家里,他把那个购物袋反着倒过来,一把把现金掉落在沙发上,确实没别的东西了。

    工作上还有事没有处理完,黎之确又拿着两台电脑在桌前办公

    等到工作完成已经快到了凌晨,他倒是也睡不着,自从工作之后,他每天的睡眠时间不会超过六小时。

    他从书房出来打算拿一瓶水喝,看到那些刺眼的红花花现金还在沙发上,他看了一眼,然后过去把钱捡起,都放回到购物袋里面去。

    那天是杨秋宁的生日,尧瑶去陪她过生日,只有她们两个人。

    这还是尧瑶第一次陪杨秋宁过生日,她想到大学时杨秋宁有给她庆祝过一次,现在想到那天平安夜还是觉得开心的。

    尧瑶想着今晚她把单买了好了,她拎着她的礼袋坐上自家的车子,这是要去杨秋宁单位接她下班。

    杨秋宁一眼就看到尧瑶的车,小跑着过来,然后拉开车门上车。

    “生日快乐。”尧瑶一见她就对她说。

    “嘿嘿,手链是这个?”杨秋宁看着她举在面前的礼袋。

    “嗯。”说着她就把手里的礼袋给她。

    杨秋宁打开礼袋,拿出那个银色的长条盒子,拆开丝带打开,她觉得很好看,立马就戴在手上了。

    “这可真不错。”杨秋宁端详着自己的手腕赞许。

    餐厅是杨秋宁订的云顶餐厅,没有别的特色,就是很高。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杨秋宁说她单位有一个男同事好高调,还开八十万的车来上班,又说有个女同事被异地的男朋友骗了,男朋友都订婚了。

    尧瑶在想自己最近有听到什么八卦能和她分享的,于是就说:“黎之确说他喜欢我。”

    杨秋宁手上握住的刀叉一愣,看她:“搞啥呢?你没有还喜欢他吧?”

    “没有。”尧瑶摇头。

    “他知道你有钱?”杨秋宁问她。

    “知道了,他觉得我是不是被包了。”尧瑶说。

    “哈哈,这不会是男人的英雄主义情结在作祟吧,我见到一个女人陷入苦难之中,我要把她拯救出来,英雄救美人。”杨秋宁开始了模仿语气,说得阴阳怪气的。

    然后杨秋宁又说:“要是这么闲他怎么不去把那种夜场女孩都捞上岸,肯定是另有所图。”

    “我有没有钱真的很重要吗?”尧瑶问她,其实她的心里有答案,但是还是多余的想问。

    或许她还保存了一点点残存的理想主义,或许是在现实面前还想着美化过去一小部分。

    “额,你都有钱了,还问这种问题。”杨秋宁无语,觉得她在说什么话。

    尧瑶觉得自己刚才确实是傻了,问出那种话,钱当然重要,她也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人,内心还是在否定过去的自己,好像只是因为没钱,整个人就没有任何价值,包括外貌。

    再好看的人,也会老去,外貌的价值不能变现,那长得好看也是不能长久的。

    她确实没有别的魅力,能让一个优质的男人为她低头,疼着她,哄着她。

    “你当初为什么喜欢黎之确?”杨秋宁从来没有问过她,恰巧提到了,她就大胆地问一下。

    尧瑶看着她,手扶着下巴说:“因为他比我好很多吧。”

    “只是因为长得帅?他也没有比你没有好很多吧。”杨秋宁问。

    “长得帅这个点也有吧。”

    尧瑶知道她说的没有好很多吧,是在知道她有钱的前提下,那时候黎之确确实比自己好很多。

    “但是你长得也漂亮啊,也有钱,不过你太低调了。”杨秋宁嘴里嚼着肉。

    “还是男人好,坐在后面不用挨骂。”尧瑶喃喃道。

    “我也觉得,我看有些美女身边总跟着一个丑家伙,美女也不一定能追到帅哥。”杨秋宁说着又看一眼窗外,“你可别发癫和他复合。”

    复合?这两个字好像不适用她和黎之确,还过重了,都没谈过,也说不上什么复合不复合的,甚至黎之确当初说的是分开,都不是分手。

    “不会的。”尧瑶说。

    “真的不会?你可别和网上那些恋爱脑一样,嘴上说着NO,私下说YES。”杨秋宁说。

    “真的不会。”尧瑶觉得自己是真的不会,不过她也忘不掉他,怎么能忘得掉然后走出来呢。

    杨秋宁中途去上卫生间,尧瑶早吃饱了,还剩下半块芝士蛋糕也吃不下去了。

    罗朗给她发了猫咪的视频,自从上次和他吃完饭之后,罗朗就每天给她发消息,各种分享生活,早餐吃了什么,下午出去做什么了,晚餐吃什么,都是些很无聊的事。

    但是,尧瑶还是保持着礼貌回复他,猫咪的视频有三秒,是一只金毛的猫咪,尧瑶不认得猫的品种,只回了两个字可爱。

    杨秋宁上完洗手间回来,看到尧瑶的蛋糕还剩半块,问她:“你还吃吗?”

    “我饱了。”尧瑶说。

    “那我吃吧,别浪费了。”

    “嗯,挺好吃的。”

    吃完之后,尧瑶买了单,杨秋宁倒是也不拒绝,笑着说:“还是得有一个朋友是富婆。”

    回到家之后,又收到了罗朗的消息,发了一张图片给她说:“一人一猫一起喝酒。”

    过了二十分钟,尧瑶回复他说:“嗯。”

    她能察觉到,罗朗多少对她还有那么点意思,但是尧瑶自己对他一点男女的暧昧感都没有。

    过了两天,中午浇花的时候,尧瑶收到罗朗的消息,他说:“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

    尧瑶还以为他要表白了,便把浇花器放下,有些不敢回他,但是又觉得不回复实在是有点没礼貌。

    “你先说吧。”

    “我最近有点困难。”

    “什么方面的困难?”

    尧瑶看着上方的对方正在讲话,罗朗发了一条语音过来。

    “就是我资金周转有些困难,之前的钱因为一些原因都收不回来了,现在人家上门问我要钱,我也不想和你开口的,但是我想着我们好歹关系不错,应该能和你说,毕竟我们又不是什么陌生人。”

    尧瑶愣了一分钟左右,这合着是要问她借钱?

    “那你是需要多少钱才能周转呢?”尧瑶问。

    “没有很多,就二十七万,也就一辆车的钱。”他说。

    尧瑶没有再回复他,直到晚上的时候,尧瑶点开一个链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