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章节目录 第一次相亲 59w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一次参加陈江河集团的年会,尧瑶就抽到了一台华为手机,这个奖品用处不大,自己的手机也还用得好好的。

    也不想放在二手市场卖,于是就把手机送给了杨秋宁,她工作之后就一直用华为的手机了。

    杨秋宁为了报答她送一部新手机,就请她来吃日式烤肉,想着吃粥底火锅的,但是这天气突然又热了,明明前几天还是穿厚外套,现在能穿短袖了。

    现在是晚市,店里面很热闹,还有提供和服拍照的服务,有一些女孩子正在排队换和服。

    尧瑶对穿着和服拍照没有兴趣,而且还要排队,她不喜欢排队。

    烤肉在火候正好的烤网上发出滋啦滋啦的油声,稍微有一点焦了,杨秋宁把它翻过面来。

    尧瑶觉得烤肉有点焦的时候,正是好吃的时候,再加点蘸料放进嘴里面就很香。夲伩首髮站:yu zhaiwu h .xyz

    旁边还有一小碟的鳗鱼,尧瑶夹起来放在烤网上。

    “我妈上次给我介绍的那一个相亲对象,昨晚下班后,顶着我妈的压力去敷衍地见了一下。”杨秋宁扶着下巴,一脸无奈地嚼着小菜。

    “怎么样?和描述相符吗?”尧瑶问。

    “要不是我妈一天到晚讽刺我快三十了,连个男人都没有带回家过,我才不去呢,这个男的33岁了,条件好还单身铁定有鬼,说之前有一个谈了七年的女朋友,但是分了。”杨秋宁说。

    “能谈七年还能分手啊?”尧瑶惊讶。

    “那可不嘛,所以觉得奇怪啊,他说前女友和他谈恋爱的时候她还是个学生,分手原因问了也不说,对这个人唯一好奇的也就这一点了,反正也不想和他结婚。”

    杨秋宁随手拿了一片绿菜叶子放嘴里,发出爽脆的声音。

    “这个蘑菇怎么看熟没熟?”尧瑶问,这种白蘑菇她没有做过,外表看不出来是不是熟了。

    杨秋宁拿着筷子翻了翻看说:“这已经熟了。”

    “你说我要不要也去相亲?”尧瑶突然问。

    杨秋宁抬头看她:“你?咋啦有情况?”

    “在我爸的年会上面,有一个叔叔给我介绍了他侄子,从英国留学回来的,说是刚工作不久,还比我小三岁。”尧瑶说。

    “女大三抱金砖啊,那男的长什么样?”杨秋宁问。

    “没见到本人,我看了照片,一米七七个子正常身高吧,有点微胖,长相挺白净的,说是喜欢足球。”那位叔叔直接拿了他侄子的朋友圈给尧瑶看,尧瑶那时想着就这么看朋友圈真的没问题吗?

    “喜欢足球啊,那会有什么兴趣可聊,你不是不看球么。”杨秋宁说。

    “足球知道最多的就是贝克汉姆,我爸爸说了,如果有兴趣可以先见一见。”尧瑶被辣椒呛到咳了几声。

    “贝克汉姆他大儿子都要结婚了,还比我小呢,印象里面这类人不都晚婚嘛,玩到三十多岁再结婚,他这种无所事事的二代结婚倒是快得很。”杨秋宁夹起一片洋葱。

    接着杨秋宁又和尧瑶说了单位里面的八卦,说她的某位男领导出轨女同事,被老婆发现举报到上面了,说那个女同事平时看起来傻里傻气的,居然会和已婚男人搞在一起,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杨秋宁可爱说八卦了,每次都滔滔不绝的,尧瑶现在也爱听这些,越来越觉得狗血来源于生活这句话果然没错。

    说到最后,话锋一转,杨秋宁说:“要不你还是去见见那个男的的吧。”

    “啊,这么突然又说回到这个。”尧瑶笑。

    “这么久了,总该认识点什么新鲜异性了吧。”杨秋宁觉得,想要忘却过去,就得有新的现在。

    “我已经不知道我会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了。”尧瑶说。

    “多处几个,就能知道喜欢什么样的了,三观是否契合,也要相处了才知道,当然,你也不要相信什么男人对你好就行的鬼话。”杨秋宁用筷子翻着调料碟,挑出里面的杂物。

    “有多好才算好?”尧瑶问。

    “我也不知道,但是只对你好的人,目的性一定很强。”杨秋宁说。

    这顿吃完,各自回家,尧瑶给陈江河发消息说想见一见那个男人,看一看人怎么样。

    陈江河的效率倒是快,立马就定了明天晚上见,尧瑶倒是没相过亲,也不知道要准备什么,问了一下就说什么都不用准备。

    第二天出门前,丰茹还找她聊天了,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大男子主义万万不能要。

    尧瑶倒是没有为相亲仔细打扮,就穿着很平常的毛衣裤子,妆也是淡妆,等到了咖啡厅后,就看到了那位相亲对象,叫骆伦。

    “你好。”尧瑶对他打招呼,然后坐下。

    “你好。”骆伦说。

    刚开始双方都有点沉默,咖啡厅暖气很足,骆伦脱下外套放在一旁,露出一件拉夫劳伦的毛衣,尧瑶看到那件毛衣,想起来陈江河有一件一模一样的。

    “方便问你上一段感情是在什么时候吗?”尧瑶问。

    “两年前,分手是因为对未来的规划不一样,她先回国了。”他说。

    “你介意我比你大吗?”尧瑶问他。

    “也没有大很多吧,又不是每个男的都喜欢年纪小的,年纪太小的太幼稚而且不成熟,我实在是不行。”骆伦笑笑。

    “你不也才24岁么?说得你好像已经三十多了似的。”尧瑶看他。

    “你不也才比我大三岁吗?你问这个问题我还以为你快四十了。我们也不是什么人民公园相亲角介绍来的。”他说。

    尧瑶又好奇问:“那要是我真的是四十岁呢?”

    “那看综合条件吧,四十岁的美女可比四十岁的帅哥要多得很,还有资产积累,我应该不会很亏。”骆伦一副在认真思考的模样。

    尧瑶倒是觉得这个人诚实,而且说的话好像也没有错。

    “那你回国后在做什么?”尧瑶问他。

    “在做实习小法师。”骆伦说。

    尧瑶的第一次相亲,感觉还行,没有尴尬,也没有反感,喝完咖啡两个人还去看了一个摄影展。

    陈江河和丰茹都很关心她相亲的情况,尧瑶回复了三个字,还可以。

    后面,又和骆伦见了两次,一起逛街,聊天。

    这离过年还有大半个月,陈家已经操办起来了,家里多了很多过年的物件,这个时候流行吃智利车厘子,家里有好多客人送的车厘子,还都是4J的。

    尧瑶觉得车厘子也没好吃到上瘾的地步,也就是一种好看的水果而已,怎么还这么贵,酸甜小樱桃还更合她的口味。

    尧瑶拿了三箱送到杨秋宁家,杨秋宁说这个车厘子比她的眼睛还大,她在家里狂吃了一天的车厘子之后,就拉肚子了,然后温馨提示尧瑶不要吃太多了。

    家里的花园,摆着丰茹从花市买来的年花,一整圈都围在水池边上。

    过春节最开心的就是除夕的前十几天,年味渐渐浓了的时候,还有兴奋的心情,尧瑶也感到年前的兴奋,这就拉着家里阿姨去逛市场。

    晚上十一点多,黎之确在处理被实习生弄砸的工作,他不打算和实习生说了,大学生刚毕业,工作没多久出现失误很正常,说了还打击实习生的自尊心,他就自己把这个小漏洞填补好。

    他去年一整年就没有休假超过一个星期,都在高强度的工作,工作只要包括是高薪,地位高,那就必须得加班,随时待命,这是没办法解决的事。

    以前的一位同学知道他现在的工作情况,就说了一句话,你们这些资本圈子真折磨人,太变态了。

    上次回家吃饭,黎欣看他没什么气色,还叫他辞职算了,来自己家公司做个法务还得点清闲,他倒是笑了,当初黎欣还觉得自己儿子是个律师风光得很,现在又说辞职算了。

    后来,黎欣买了一堆保健品给他,什么鱼油护肝片维生素一堆,说要他注意身体健康,不然后面就算成功做了合伙人,人都要没了,得不偿失。

    工作结束,电脑还亮着,他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晚上就吃了两块饼干,他想着睡觉之前吃点东西。

    他起身去厨房,打开冰箱,里面都是矿泉水,还剩下的食材是半条全麦吐司,和两个鸡蛋。

    黎之确回到房间,拿手机打算点个外卖,点了一家常吃的外卖,就退出界面,点进了微信,尧瑶还是没有回复他发的消息,一排下来绿色的气泡都是他在自言自语,看着滑稽。

    甚至,他怀疑尧瑶是不是把他拉黑了,又发了一条消息问她在做什么,没有出现红色感叹号。

    看来,尧瑶就是不想理他罢了。

    风里来,雨里去,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他都忍不住嘲笑自己。

    夜里,快一点的时候,尧瑶收到黎之确的微信,他问她在做什么?

    尧瑶觉得他这是过的美国时间吧?这个点大多数人除了睡觉还能做什么,虽然自己也还没睡。

    她自然是没回复的,也不会删掉他,她就想看他能坚持多久,如果他发一个红包过来,说不定还会好奇地点进去看一看有多少钱。

    黎之确第二天起床,拿起手机来看,依旧是没有尧瑶的消息。

    他是想直接去当面找她的,不过这应该会让她反感,他正经地没追过女人,也没做过舔狗,也低不下头做舔狗。

    黎之确高傲的心,是不会为了一个女人低头的,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改变自己。

    但是,他对尧瑶也不想就这么算了。

    (小骆工具人一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