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章节目录 身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不起。”黎之确看着她,心里泛起一阵阵的不安。

    “现在这个时候,你和我说什么对不起。”尧瑶轻呵一声,刚才还有着的一点伤感情绪已经消失。

    “给我一个机会,尧瑶。”他说。

    “你缺机会吗?”尧瑶反问他。

    黎之确不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不是没有给他机会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问。

    “没什么意思。”

    黎之确覆上尧瑶的手,明明店里开了暖气,手确有些凉。

    “你在生气?”他语气温柔。

    “没有生气。”尧瑶看他的手,没有急着撤回手。

    黎之确看着她笑:“那能不能多理理我?”

    这句话,尧瑶当年也在自己心里说过,现在从黎之确的嘴里听到他说出口,内心百感交集。

    那时,尧瑶总希望黎之确多理理她,不想他们之间的微信对话总是一些家务事,她会给黎之确分享一些生活,消息总是像石沉大海那般收不到回音。

    后来,她就不再发了,指不定是自己越界了,他也不是男朋友,怎么会回复自己那些无聊的事。

    那时就等着黎之确主动发消息,她才会回复,他不发,她也不发。

    黎之确看到尧瑶面无表情,想着还是生气了,他拉起她的手,贴在他的脸颊上,看着她的目光清亮。

    “明天要不要和我一起吃饭?”他问。

    尧瑶愣了一下,摇摇头说:“我在和你的实习生约会,你要约我出来吃饭?”

    “那又怎么样?你们不是还没在一起吗?”黎之确握住她的手渐渐温热。

    “你这种行为也能说是撬墙角了。”尧瑶看他。

    “法律有规定不能撬墙角?”黎之确说。

    尧瑶抽回自己的手,在自己的大衣下摆擦了两下,语气平静:“撬墙角的人是很恶心的,你不知道吗?”

    “我在你心里本来也恶心,更恶心一点也不碍事吧。”黎之确看她。

    “我要回家了。”尧瑶说着拿起放在椅子一旁的包。

    “我送你。”黎之确也起身。

    尧瑶倒是没有拒绝他,两个人一起走到地下车库,黎之确拉副驾驶的门让她上车。

    “你住在哪?”他问。

    “清绣山庄。”

    黎之确听到地名手指停顿了一下,没有过问,拧动钥匙发动车子。

    车子稳妥地开着,在路口因为信号灯停下的时候,黎之确会转头过去看尧瑶,她侧着一张脸望着车窗外。

    “等下停在上边那个路口就好了。”尧瑶不想让他送到门口。

    “为什么,直接送你回去吧。”他说。

    “不用了,就停哪里就行了。”尧瑶拿出手机看时间,现在快十一点了。

    车子缓缓地靠着路边停下,尧瑶的手刚碰上把手,黎之确就问她:“你怎么会住在这里?”

    黎之确从小到大在A市那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清绣山庄是个什么地方,这不是一个新的富人区,住在这里的人,在A市非富即贵起码有了三十年不止,短期发家的不可能住在这样的地方。

    “因为我家在这里。”尧瑶说。

    “你知道我想问的不是这一个问题。”

    “那你可以问得更直接一点。”

    尧瑶看向车前,夜晚静悄悄的,路边只有路灯亮着,周边的树木都枯了,显得落寞。

    “你真的是被老男人包养了吗?”黎之确犹豫了一下问她,怕觉得自己不礼貌,又真的想知道她当时是不是说的气话。

    “没有。”

    “那一晚我在酒店门口见到你上了一辆车,那里面有个人……”

    “那是我亲爸。”说完,尧瑶转头看他,“很难想象对吧?”

    黎之确没有想到这个答案,这是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

    尧瑶看到黎之确的样子,他已经瞳孔地震了,笑了两声:“我的亲生父母是一对有钱的夫妇,我一开始也很难相信这是真的,你不信可以上网查,江河房地产集团。”

    “以前,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你的身世,我以为你只是乡下出来的一个大学生而已。”

    黎之确以前没有关心过她的家庭环境,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她这样的人,毕竟在A市能考上A大的最差也是双职工家庭,他凭借对她那时候的粗略了解,就把她归为了家贫但是考上了大学的女生。

    “你也没问过,我也就不想说,我的原生家庭实在是个烂帐篷,说了也丢人。你是不是还不相信?”尧瑶问他。

    “换做谁,都很难想象,你是说养你的父母不是你的亲生父母?”黎之确听着恍惚。

    “嗯,我要走了。”尧瑶说着,拉开车门,刚踏出脚。

    “如果一开始你就生在这样的家庭,你就不会遇到我了。”黎之确说。

    “是啊。”尧瑶关上车门。

    走路到小区大门需要十分钟,走到家里又需要十分钟,夜深人静,尧瑶的内心也很平静,掀不起一点波澜。

    之前每一次见到黎之确都是夹枪带棒的,呼吸都是火药味,她感觉到累了,乏了,不想和他争执了。

    但是,每次和他说话,就忍不住想到以前,以前的什么呢?

    以前的好多好多事,细节末枝的小事都能想到,那些情绪好像还没彻底消散,就算过了好些年,每每想起,也是难过的,让人鼻酸的,那种感觉让人觉得不是以前发生的事,时间久了怎么还会这么难过呢?难过得像是这个阶段发生的事。

    尧瑶慢悠悠地走,这也到了家门口,家里还亮着灯。

    黎之确坐在车里,没有急着走,反复想着尧瑶说的话,也上网查阅了资料,这实在是过于离谱,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事发生。

    不过比起尧瑶被人包养,他还是愿意相信这个。

    等黎之确回到家,又用电脑查了很多关于陈江河的事,企业家多数会保护隐私,有的想让子女高调,有的也想让子女低调,陈江河确实有一个女儿,但是全网找不到照片,就连他妻子的照片也就是那几张一起出席活动的旧照。

    黎之确的手滑动着鼠标的滑轮,越想觉得越不可思议,他想到去年年底轰动全网的新闻,孙海洋寻子成功,黎之确自然也看过那一部打拐题材的电影《亲爱的》,刷到新闻的时候,他也挺讶异的,这么多年真的寻子成功了。

    尧瑶这个事照理这么离谱也应该上新闻才对,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以前的拐卖儿童案,更多的是拐卖男孩,为了传递那不存在的香火。

    第二天晚上,黎之确回自己家吃晚饭,只有他和爸爸,黎欣出去了,吃饭的时候突然想到,然后问自家老头:“爸,那个搞房地产的江河集团你知道吧。”

    “知道啊,干嘛你想跳槽?现在房地产可不行了。”老头说。

    “不是跳槽,是这个集团的老板有几个小孩你知道吗?”黎之确问。

    “知道啊,就一女孩,那女孩子她小时候我还见过,不过可惜了。”

    “可惜什么?”

    老头拿纸巾擦擦嘴角说:“19年的时候,在国外玩水溺死了,还上了新闻,不过那是我后来听朋友说的,新闻上也没说那是他小孩,这世界每天都在死人,谁知道离得有多近。”

    “啊?死了?”黎之确又是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发展得像鬼故事一样。

    黎之确为了确认又问了一遍,“死了是去世?”

    “是啊,所以啊,在外注意安全,别去尝试那种危险项目,玩什么玩,我看到那种蹦极视频,心都要跳出来。”

    黎之确还没从昨天尧瑶的和他说的事情里面回过神来,这下又听到这个,真的比拍电影还离谱。

    他犹豫再三,还是给尧瑶发了消息询问。

    “江河集团老板的女儿,在19年的时候已经溺水身亡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故事有些长,去世的那一位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

    黎之确皱眉,去世的那一位还不是亲生的?那怎么会抚养到成人。

    “你是被拐卖的?”

    “也不是,我是被换了。”

    “什么意思?狸猫换太子那种。”

    “算是这种吧。”

    尧瑶躺在床上,自己住的这间房间是以前的空房,陈真住的那个房间已经被丰茹锁起来了,死人的房间在大多数人来看都是不吉利的,晦气的。

    但是尧瑶不怕这个,偷偷找到钥匙去开了锁,长久没有人打扫,盖着物件的布上头已经有了灰尘。

    房间很大,里面物品也多,有很多小玩意,她随便看了一下,可能因为长时间无人居住,也被整理过,没有什么特别的。

    尧瑶能感觉到丰茹的情绪,她一向对于别人的情绪状态很敏感,刚回来的时候,丰茹总是会看着她出神,然后眼睛红红的。

    丰茹很爱她,她能感受到,丰茹的爱比陈江河的爱要更直接,更温暖,她是一个很好的人。

    上次回来得晚了,没有回到家吃晚饭,回到家丰茹还给她留了一盅羊肚菌花胶汤,放在锅里温着。

    有些困了,尧瑶拉上被子,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脸舒服地埋在软乎的枕头上,侧躺着身子休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