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章节目录 因为我想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家里给我介绍来一个相亲对象,你觉得我应该去吗?”

    尧瑶收到这条消息是在初十,年已经过去,她倒是惊讶居然年后了才相亲,她倒是无所谓,毕竟多接触几个人也不碍事,接触阶段当然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相亲不就是广撒网的筛选吗?再说了他们也不是男女朋友。

    “你想去就去吧,我不介意。”尧瑶回他。

    “嗯。”

    这天过后,尧瑶还有点好奇他相亲怎么样了,就发消息问他。

    “相亲怎么样?”

    “就挺尴尬,她一看就是被赶鸭子上架,才来相亲的,她还是个00后。”

    “第一次见面不都这样,挺尴尬的。”

    “估计和她不会有后续了。”

    尧瑶想着,现在00后都需要相亲来找对象了吗?趁着年轻自由恋爱多好啊。

    今天出了太阳,天气暖和到只穿一件毛衣出门就够了,尧瑶今天要出门去卸甲,昨天晚上手撞到桌角,大拇指中间劈了,还出血了,她只进行了消毒处理。

    美甲店这时候人居然只有她一个人,店员很闲,就两个人帮她卸甲,一人一边手。

    双手没办法拿着手机解闷,就只能看着店里挂在墙上的电视发呆,电视里正在重播地方台的春晚,小品及其无聊。

    突然好想喝西瓜汁啊,这个季节还没有店里还没有西瓜汁吧,尧瑶在想。

    “小姐,现在给你涂点指缘油。”店员说。

    “好。”尧瑶快无聊死了。

    卸甲结束,尧瑶伸了个懒腰,可算能走了,她一手拿着包包,低头看着手机走出店。

    黎之确还在坚持给她发消息,尧瑶依旧爱答不理,每天发消息就是固定那两个时间,午休和晚上。

    现在是午休时间,他又在自言自语,发些有的没的。

    “你身边是没有别的女人了吗?”尧瑶发送消息。

    “你愿意见我?”

    “不愿意。”

    黎之确觉得尧瑶的文字是冰冷的,她好像对他真的没有一丝别的意思。

    没多少年,自己也要三十岁了,现在倒是像个没接触过女人的青春男孩,每天期待着喜欢的女孩给他回信。

    他知道有句话叫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他还真的老是转钱,尧瑶还真的会收,不过只收钱,不回复消息。

    前两天,他没忍住给尧瑶打了一个电话,在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他没想到工作日的中午,尧瑶居然在睡觉,还没起床,接通电话的时候,尧瑶直接把他骂了一通,骂了46秒,他甚至没有能插上嘴,电话就被挂掉了。

    再加上自己整天要面对骆伦,心里更是不舒服,现在连撬墙角的机会都没有。

    他对尧瑶现在的喜欢,好像比自己想的要多很多,直面自己的内心很难受,喜欢的人不愿意给你回应让这种难受加倍了,原来思念真的会成疾。

    不愿意那三个字,黎之确盯着看了许久都没有退出。

    刚才听刘澜说,他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他对这种节日的敏感度很低,他觉得国内什么节日都能过成情侣约会的日子,情人节和其他节日没两样。

    骆伦今天会和尧瑶出去约会吗?他不想他们两个出去约会。

    下午的时候,骆伦来和他说工作上的事,工作大概说完,黎之确整理着桌上的东西,装作不经意地问:“今天情人节,打算早点下班去约会吗?可以让你早点走。”

    “今晚没有约会诶,下班了直接回家吃宵夜。”骆伦说。

    “自己一个人吃?”黎之确又问。

    “或许找个朋友一起吃,不过宵夜几个人吃都一样吧。”骆伦只当是黎之确亲和,没往别的地方去想。

    “嗯,去忙吧。”黎之确说。

    尧瑶晚上吃完饭,在小区里散步,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狗,还有一只狗戴着黑色的小领结。

    当她站在喷泉前发呆的时候,尧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来电是被系统归纳为外卖号码,她没点外卖啊,一般点外卖都是放在门口,阿姨会拿的。

    “喂?”

    “有您外送的鲜花。”

    “鲜花?上面写谁送的?”

    “姓黎的先生。”

    尧瑶疑惑地说:“哈?”

    “你能快点出来吗?我还要赶着去下一家。”外卖员说。

    尧瑶走到门口,穿着黄色工服的外卖小哥就在等着,那一大束玫瑰花十分显眼。

    “尧小姐对吗?”外卖员看着尧瑶朝他走过来。

    “对。”

    尧瑶签收之后,看着花上面的贺卡,她翻开那张图案是爱心的贺卡,上面写着。

    “祝你快乐。”

    尧瑶盯着这一大束花看,觉得颜色有些怪异,中间是红色的但是外面是粉色的,就那样渐变出来。

    她伸手捏了捏花瓣,看着手指上的那点红色,原来现在玫瑰花还有喷色的。

    这花好大一束,抱得她手累,想到是黎之确送的,又有些生气,正好前面就是一个大垃圾桶,她直接把这束花丢垃圾桶里了。

    尧瑶慢悠悠地走回家去,她平时不是一个浪费的人,就想着浪费这么一回吧。

    黎之确洗完澡之后,发现有尧瑶发来的消息,只有一张图片。

    图片上的内容简单明了,垃圾桶里的一束玫瑰花,包装精致的玫瑰花和旁边那些瓶子破箱子格格不入。

    “不好看?”

    “送什么送。”

    “因为我想送。”

    下午的时候,陆陆续续有人收到了花,律所漂亮的律师也不少,年轻漂亮工作优异,自然都是有追求者的,别说情人节了,平日里都是花束外卖不停的,也就是那时候他想着也给尧瑶订一束花,问了三家店才找到一家还剩下大束玫瑰的。

    黎之确下班的时候,在楼下的垃圾桶还看到了几束花,就那样立在垃圾桶的旁边和顶上。

    唉,黎之确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也是有试想过花束被丢掉的可能,不送连被丢掉的可能都没有,尧瑶在面对他的时候,越来越决绝了。

    以前不是那样的,想到这他又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心想自己真是作。

    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尧瑶,真的不想再等了。

    黎之确因为工作压力大,又因为尧瑶心烦意乱,他有时候真的想把电脑砸了,然后躺平什么也不管了。

    也就是想想而已,第二天一早,还是得照常上班,一切如初,什么都不会变。

    另一边的尧瑶倒是过得快乐多了,拉着画板去景区写生、去社交认识新的朋友、报了瑜伽冥想课、去动物园喂长颈鹿……

    上次在公园看长颈鹿的时候,遇上一群戴着黄色小帽子的小朋友来春游,只有买了树叶的小朋友才能看到长颈鹿,尧瑶刚出来就看到一排小朋友趴在围栏上,远远地看着长颈鹿,就觉得这个动物园的规定很不合理,凭什么只有买了树叶的才能近距离看到长颈鹿。

    十五元一份树叶,这个年纪的小朋友有多少个随身带着十五元出门的。

    于是,尧瑶就把那一排小朋友的树叶都买了,带队老师感谢尧瑶,就让小朋友同她拍了一张大合照,尧瑶半蹲在中间,旁边围着小朋友们。

    最新的朋友圈就是那一张大合照的照片,配文是“动物园里有什么?有一群可爱的小朋友。”。

    黎之确给她那一张朋友圈点了赞,她倒是过得开心。

    今晚,黎之确回家吃晚饭,用过饭后,黎欣吃着刚刚炖出来的燕窝,又提起让黎之确见一见她朋友女儿的事。

    黎欣的朋友众多,以前那些舞团的朋友她都还没断开联系,大家除了羡慕她嫁得好以外,还羡慕她有一个英俊的儿子。

    以前那些舞团里面的人也没觉得她嫁得有多好,老少夫妻,想想都知道是为了什么而结婚,后面等自己的孩子长大了,需要黎欣帮衬了,就都来找她了。

    “清雨阿姨的女儿挺漂亮的,人家是在英国读戏剧的,见一见呗?喝杯咖啡吃点点心。”黎欣说。

    黎之确摇摇头,无奈道:“上上次是晓娟阿姨,上次是于慧阿姨,这次是清雨阿姨,你这些朋友怎么净生女儿?”

    “生女儿多好啊,我当初还希望你是个女孩呢,怎么样要不要见一见?你也二十八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带回来过。”黎欣喃喃道。

    “你是希望我谈恋爱呢?还是快点结婚?”黎之确看她。

    “结婚嘛,晚点也没关系,你不谈个女朋友,我还以为你性取向有问题。”黎欣说。

    黎之确给她递一张纸巾,说:“干嘛?歧视啊,放心吧,我各方面都没问题。”

    黎欣接过纸巾擦嘴,摆摆手说:“唉哟,你要是带个男人回来,我也能接受,你倒是带啊。”

    “服了你了,再说吧。”黎之确起身离开。

    “燕窝炖奶吃不吃啊?锅里还有呢。”

    “不吃。”

    黎之确回到房间,抽完了两根烟,衣服上都沾上了烟草味。

    他换掉身上的这个衣服,然后拿起丢在床上的手机,满屏的工作消息,生活中除了工作好像不能有别的事了。

    A市每天穿梭在高楼大厦里的男女都喜欢去约会,约会是枯燥工作生活里的调味剂,一个月甚至能约十几二十个,谈不来长期的恋爱,因为太过于麻烦。

    黎之确甚至一个月连续三次看到同事和不同的女性,在商场里面走,这种事在成年人的世界里见怪不怪。

    不一定就是为了性,异性之间不止有性的吸引力。

    消息界面往下翻,尧瑶居然回复他的消息了。

    “因为我想看你犯什么病。”

    这条回复来自于,他问她,你为什么不干脆把我删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