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装正常

章节目录 去死吧你 l a sh uw u.co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走进黎之确的家,他给尧瑶递了一双一次性拖鞋,尧瑶神情淡然地看着这房子里的一切。

    尧瑶望着这个房子,和她当初想的一样,黎之确不管怎么样都会过得很好,三十岁不到的律师能赚到这么多钱在A市买下这类房子吗?

    就算自己现在非常富有,也忍不住感慨中了基因彩票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如果她还是那个每天出入写字楼的打工人,现在估计还在为了搬家和房租发愁,拥有一份别人眼里的好学历,也存不到一百万的现金。

    “喝水吗?”黎之确问她。

    “不喝。”尧瑶走进客厅,不客气地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虽然尧瑶说着不喝,但是黎之确还是从冰箱拿出一瓶水放着桌上。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q uyushu w u.c om

    “我等下还要去上班,你在这里等我下班回来吧。”

    “你要上班,那留我在这里干嘛?”尧瑶对他的行为真的无语了。

    “因为怕你跑了。”他说。

    黎之确看她沉默,临走之前说:“你要是偷偷走了,我就直接去你家找你。”

    黎之确关上门,尧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在电视屏幕上映出的影子,顶上还有一盏耀眼的水晶灯。

    这大白天的,他也不拉窗帘,满屋子开着灯。

    在车里的时候,黎之确说要把大学时期的事,都告诉爸妈,尧瑶从没有想过现在的父母能知道这件事。

    这对于陈江河和丰茹来说,肯定是十分难以接受的,尧瑶不敢想象他们知道这件事,会让他们感到多震撼,多难堪。

    当然,这对于自己也是十分难堪,丑陋的,过去的那个自己,花着男人的钱,住在男人的家里。

    她都不愿意面对过去的自己,又怎么能让陈江河和丰茹知道这段往事。

    黎之确居然用这事来威胁她,她更恶心他了。

    只是待着也无聊,尧瑶站起身打算看一看他的房子,她也不打算尊重什么隐私了,反正他都不让她走,乱翻乱看又怎么了。

    一共有四个房间,有两间是客房,一间是书房和卧室。

    尧瑶最先打开的是书房的门,书房没什么可看的,很普通。

    接着打开到一间客房,除了一张床和窗帘,也没有什么了,然后打开了黎之确的卧室,有一个很大的衣柜,尧瑶看着那个白色的大衣柜,心想一个男人衣柜要这么大做什么。

    尧瑶拉开衣柜,衣服摆放得很整齐,西装,衬衫,运动服都好好地依次归类放着,随便抽一件衣服出来都是耳熟能详的牌子。

    皮带有十条,都是黑色的,不过上面有着不同的Logo,不是很显眼的那种图案。

    尧瑶拉开抽屉,里面是大小一样的正方格,里面放着卷好的内裤,再旁边的正方格放的是袜子,袜子颜色很简单,只有黑白两色。

    房间内的一切摆放都是井井有条的,就连床头柜上的烟也是,烟居然和几瓶保健品放在一起,也是够怪异的,尧瑶拿起那几盒烟看,上面都是外文,看不出来是什么烟。

    尧瑶盯着床头的那个抽屉看,想了想然后伸手拉开,居然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走出他的房间,尧瑶去打开了冰箱,双开门的大冰箱,几乎都是矿泉水,还有不起眼的三个鸡蛋。

    尧瑶无聊地回到沙发上坐着,她倒也不怕黎之确真的对她做什么非常过分的事,法治社会,他还是一个律师,该有的底线还是会有。

    打开电视,尧瑶在CCTV6看了一部电影,两个小时就过去了,真的很无聊,觉得手机也没什么可玩的。

    她看着门口,径直起身过去,开门也不需要密码,一拧就开了,她快走几步回到沙发上拿包,然后在门口处弯下身子换鞋。

    放在鞋柜上方的手机响起铃声,尧瑶只顾着穿鞋,没有立马接听,穿好鞋之后手机还没有停止响声,她一看,房子主人打电话过来了。

    “喂?”

    “你不能出去。”

    尧瑶一听,抬头望了望天花板,心想,没有摄像头啊。

    “你在说什么?我就坐在你家客厅。”

    “我手机里面的软件显示你开门了,门锁有感应。”

    尧瑶忘了,现在都是智能家居,她不想理了,黎之确反正还没下班,她就先跑了再说。

    见尧瑶没有说话,黎之确在电话里说:“不觉得我们以前的关系恶心了?”

    “你真的喜欢我吗?你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就是威胁她对吗?”尧瑶把门关上,门关上的声音传到了黎之确的耳朵里。

    “外人如果知道作为陈家女儿的过去是这样的,你猜他们会怎么想?”黎之确怕她真的一走了之,嘴还是忍不住犯贱了。

    “我是又虚荣又不知羞耻,你又好得到哪里去?长得像苏语凝的人肯定也不止我一个,不是我也会是别人。你就是贱得慌,苏语凝不愿意搭理你,是你活该,她要是喜欢你这种人,一定后悔死了,当初还去参加人家的婚礼,怎么?还指望人家在婚礼上看到你,弃掉新郎和你私奔啊?去死吧你!”

    尧瑶连珠炮似的一顿说完,就果断把电话挂了,然后拉黑,不想听黎之确说话,她这辈子骂人都骂给了同一个人。

    电梯的楼层到了,她迈步进到电梯里。

    距离尧瑶离开他家的七个小时后,黎之确是在小区的体育馆一楼的乒乓球台那边找到尧瑶的。

    尧瑶听到脚步声抬头,就看到一身西装的黎之确,带着早上的那个N95口罩,拎着一个电脑包朝她走了过来。

    今天是尧瑶的倒霉日,她已经坐电梯下了楼,已经在手机上预约了出租车,走出楼门,发现小区里有了很多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

    她心想,不会吧,不会这么倒霉吧。

    尧瑶想着赶紧找到大门,赶快走,这小区是黎之确带着她进来的,她根本不认识路,她已经看到了几条排队的居民。

    手机上显示司机已经拒绝接单,说这里是疫情防控地区,尧瑶想着出租车来不了,她应该可以出去吧。

    费了老大劲走到门口,发现已经拉起了封条,还有着警车。

    尧瑶拿出手机查看自己的健康码,出现了黄码,这更新要不要这么及时,她打开A市本地新闻公众号,这片区域好几个地方和学校都属于接触过无症状感染者。

    她只能排队捅嗓子眼,完了之后,在小区的小超市随便买了一袋食物,找个地方待着,她想着总能出去的吧。

    然后越等越久,天气又冷,而且晚上还会更冷,尧瑶开始感到焦急,这层楼只有她一个人,她想着不会自己要在这里住上十四天吧,她看了外送,都没有能送到这里的,没有被子要怎么睡觉。

    尧瑶没想到,黎之确会找到她。

    她看着黎之确,顿时觉得委屈万分,如果不是这个臭男人,自己根本不会关在这个小区的,之前她也没来过这片区域,还就这样黄码了。

    “怎么不问我要开门密码?”黎之确和她说话的语气,倒是比下午的时候好了不少。

    “都是因为你,我才会在这里。”尧瑶气鼓鼓地瞪着他。

    “走吧,和我回去。”黎之确弯腰拉起她的手。

    尧瑶起身,小声问他:“我还能出去吗?”

    “不能,政策规定,你不和我上去,要是到时候被拉去医院隔离你愿意?”黎之确说。

    尧瑶看着他冷峻的眉眼,更觉得委屈了,眼里开始染上水雾,说话的声音都带着水汽:“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全都是因为你,不是你就不会这样。”

    黎之确心里一软,和她说:“都是我的错,跟我走吧。”

    没走几步,尧瑶想起放在角落的那一袋食物没拿,她还吃了一包柠檬苏打饼干。

    “我买的东西没拿。”尧瑶说。

    黎之确转头看,然后拉着她又回去拿起那一袋食物,他拎着挺轻的,透过袋子一看,里面还有泡泡糖。

    “怎么还买了泡泡糖?”他笑问。

    “很多东西都被人买走了,我看到还剩什么就拿着买了。”尧瑶那时看到货架上所剩无几,本来还在想要不要拿自己讨厌的藤椒泡面,犹豫了一会儿,就被买走了。

    泡泡糖是在收银台处拿的,是棉花泡泡糖,买了三个,她想着要是无聊还能吹泡泡解闷。

    尧瑶没想到,自己又回到了黎之确的家,她站在玄关处,被黎之确拿着一瓶酒精在喷,给她进行全身消毒。

    “好了,过去吧。”黎之确对她说。

    尧瑶又坐在了那张沙发上,她问:“你冰箱里除了三个鸡蛋什么都没有,这十几天吃什么?”

    “这边物业还不错,会发物资的,饿不死。”黎之确开始给自己消毒。

    尧瑶干脆躺在沙发上了,她抱着个枕头,喃喃说:“快点过去吧。”

    黎之确看着她,不知怎么的觉得此刻心里面很安心,今天他也是在生气,被尧瑶挂了电话,又拉黑了,接着看到业主群里发了消息,说小区要封起来了,他又很担心她。

    一直在等她发消息过来,等了好久,工作间隙一直打开手机,都没有来自她的消息。

    黎之确想她怎么这么倔,都不愿意问一声找他帮忙,他下了班就立马赶回家,一开始以为她会坐在他家门口等着他回来。

    他看了门口的监控,发现门口没有人,就没有直接上去,找了半小时,好在找到了。

    当黎之确在球桌后面的息椅的位置,发现尧瑶正在垂头丧气坐着的时候,只觉得很庆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