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转生主角的妈妈【西幻NPH】

章节目录 Vol.35怎么想都.....(奥德勒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转生妈妈35  怎么想都.....(奥德勒h)

    身形健硕的男人屈膝在地,大手一只包起少女纤细的双腿膝窝,抬头向她看去。

    “莉娅.....”奥德勒静静地注视着她“帮帮我?”

    “等、等等——”

    魔法显然是等不了的。

    阿德莉娅感到身下一阵冰凉,自她的小腿一路往上,仿佛绵延而冰冷的寒霜。

    恶鬼面甲贴在少女白皙柔软的腿肉间,盔甲的口部面罩在不知何时就被掀起,落下一个又一个细密的亲吻,零星半点的温暖在金属无机质的冰冷触感间极为鲜明。

    粗粝的手指已经先一步向上,掀起少女居家的黑色睡裙,挑起他几乎一手就可环住的胯间系带。

    “奥、奥德勒,我说了等等——”

    拒绝的话语刚要从她口中吐出,阿德莉娅的腹部突然一热,下半身像是失去力气般向下跌去。

    睡裙轻轻罩住。

    从外面看,只能看见身形与少女极不匹配的男人正钻入少女裙底。殊不知裙中恶鬼正缓缓露出獠牙。

    少女那最幽密的私处正好落入恶鬼口中。

    “等、等等....呜、呜啊....!”

    她根本来不及思考发生了什么,还未渗出汁液的花园便被隔着薄薄的布料猛地一嗫!

    这一下几乎令她整个都彻底没了力气,小足已经微微悬空,任由男人的两只大掌都陷进软嫩的大腿肉中,纤细的身体重量也尽数由他支撑。

    好奇怪...穴内顿时传来了麻痒的空虚感。

    她咬着手垂眸,胸脯间上下起伏得可怜巴巴。

    “莉娅.....”

    “交给我。”

    那少女身体最为柔软的内里弥漫着可爱的肉香,隐隐还开始有甘美的蜜水渗出。

    简直就是专门为恶鬼准备的佳肴。

    奥德勒的手指扒下那片薄薄布料后的瞬间,男人炽热的吐息便覆了上去,舔弄爱抚着这片蜜园。

    “不不不要那里——不要咬!呜!呜呜....呜啊啊啊.......”

    小巧的花珠在男人唇舌的舔弄下本就敏感至极,哪怕只是被轻轻一咬,也足以让少女发出小兽般的呜咽,双手无力地抓着面甲的两侧。

    甘甜透明的水液也从蜜穴深处涓涓流出,尽数落入恶鬼腹中。看那小小的地方充血变红,颤颤巍巍的可怜模样,能激起任何男人心底最恶劣的施虐欲。

    奥德勒的意志力几乎全部用来忍住不将这片软肉吞吃入腹。

    他掂了掂队友娇小的身躯,仿佛能听到里面摇晃的水声“莉娅,流了好多水。”

    这是一个陈述句,而非疑问句。但显然被私处又酥又痒的感觉所折磨的少女一时间理解不了。

    “我、我不知道嘛,之前、之前跟雷德里克都不是这....呜呜你别进去嘛!!呜啊!”

    男人宽厚的大舌突然毫无征兆地冲入甬道内。

    温暖的内壁先前在他的舔弄下已经有如熟透了的果实,充斥着发情的甜香,在异物甫一探入便热情地挤压缠上,令阿德莉娅只能毫无章法的呜呜哀鸣。

    想不起来事情是怎么落到这般地步了,只有下身四处探弄的异物感在清晰地提醒着她,她最私密的内里正被男人用唇舌侵犯着。

    “呜呜....呜....咿啊啊啊啊....”

    “莉娅。”男人在间隙间停了下来,面甲折射出冰冷的寒光“——我是谁?”

    大手一路向上,在少女的睡裙间突出明显的膨起,拇指摁住早已立起的茱萸。

    他轻轻同时一刮,少女的身体便顿时浑身颤栗,睡裙的胸脯间有明显的凸起,引诱人狠狠的按下或是揉搓,做出些更过分的事来。

    阿德莉娅咬着自己的手背,只能胡乱地应答道:

    “奥、奥德勒!你是奥德勒呜呜....不要这样哇啊啊啊....呜!呜呜....”

    她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瘫软成一汪春水,只会抱着男人的面甲呜呜叫唤。

    唇舌依依不舍地退出足够温暖潮湿的甬道,奥德勒轻轻在少女的花户间落下一吻。

    回答正确的好孩子应该给予奖励。

    阿德莉娅被放到了地上,薄薄的黑色布料半挂在少女的足间,不着寸缕的花户一碰到冷硬的地板便颤抖着吐出包蜜液来。

    她有些茫然的抬起头,就看到男人站起来能将她整个笼罩在内的阴影,以及布料的窸窣声.......

    “不不不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那骤然弹出来的可怕物事令阿德莉娅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手脚并用地狼狈爬开。

    进不去!怎么想那个都进不去!

    非智能伴侣有着出色的容纳性能,再说元素体捅坏就捅坏了,可是她不行!

    就算她是个再厉害的九环邪术师,在那之前,她的身体也是个19岁的普通女孩子!

    贴身的睡裙勾勒出少女绵软的臀部轮廓,裙摆湿润的花户若隐若现,更令狼狈地试图爬开的她显得可怜又可爱。

    男人的眸光一暗,大手一捞,便轻松地将没爬开几步的少女哭着拖了回来。

    滚烫浓郁的雄性气息近在身侧,阿德莉娅光是粗略地对比一下自己与它的身量,残余的理智就被彻底摧毁:“不行不行不行!”

    “你可以的,莉娅。你吃得下。”

    “我不想用这种方式证明自己的勇气!!”阿德莉娅拼命地试图掰开卡着她腰侧的大手。

    奥德勒不置可否。

    为了让她能湿润到足以承受他,他在情欲魔法的折磨下还耐着性子舔弄。说真的,阿德莉娅甚至应该表扬他。

    他对自己下面的自我认知显然要比对自己上面高得多。

    在少女的哭叫声中,男人的大手堪称残忍地掰开她的臀瓣。将滚烫可怕的巨物对准那处小小的穴口。

    阿德莉娅很快就意识到他即将做些什么,摇晃着腰肢挣扎着,却反而被他轻轻拍了一下雪白的大腿肉“别闹。”

    为了让他们彼此都好受一点,他打算直捣至最深处。

    阿德莉娅显然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夸他一句你还怪体贴的,她现在只能思考怎样在这样的凶物胯下活下来!

    “唔!”

    男人喉间闷哼一声,挺直腰向前冲去,却并未冲入预料中那片温暖潮湿的腔内。

    阿德莉娅在关键时候总算向上抬起些腰肢,令穴口堪堪躲过凶物的攻击,并抓住了它。

    少女娇软的小手确实也带来了些许慰藉,奥德勒粗喘一声,可这还远远不够。

    “莉娅,放开。”男人话中有了些许危险的意味。

    “我不放!”她大声道,下一秒便在恶鬼面甲冰冷的目光下蔫巴巴地说“这、这次不行......”

    巨物被少女柔软的大腿内缝夹住,还有一大截被她的小手抓住,硬得已经快要爆炸。

    奥德勒肌肉线条明显的健硕手臂上暴起青筋,强忍着不顾一切将少女推翻在地狠狠侵犯的冲动,沉声道:

    “听话,莉娅。我中了魔法。”

    虽然知道他大概没这个意思,但听起来实在是太像威胁了....也许实际上也就是威胁。

    察觉到抓着的巨物有向往后抽出再插入的趋势,阿德莉娅只能死死地抓住它。

    “就、就是因为你中了魔法,所以这次不行!”

    本来这个就已经很吓人了,在情欲魔法的作用下会被做到什么地步想想都知道很可怕啊!

    她真的害怕会被撕裂捅穿!

    “我可能会受伤,所以这次不行,真的.....”她很努力地试图跟奥德勒讲道理,“以后我们再想想办法.....”

    “..............”

    男人沉默不语,阿德莉娅的心也砰砰直跳。

    以后........

    “好吧,那你想怎么做?”奥德勒终于松口道,桎梏着少女腰肢的力度也放松了些。

    阿德莉娅像是从鬼门关走过一遭了一样,如释重负。

    “我、我会帮你的......”

    这本来也是她的宗主干得好事,四舍五入等于她干的好事,自然需要她来负责。

    那与少女体型极不相符的巨物令她好像是坐在它上面一样,被舔弄得足够湿润的蜜穴欲求不满地流出许多水来,已经打湿了半根。

    阿德莉娅试探性地摇晃起腰,用花户上下磨蹭着狰狞的巨物。

    “呜...呜呜呜,好烫.......”

    身后的男人没有动作,她只能卖力地在滚烫的巨物间蹭动,试图用自己大包大包吐出的蜜液涂满它,为它降温。

    充血肿胀的花珠刮过怒张的虬型青筋,不仅分毫没有缓解酥麻的痒感,反而令深处更加空虚,使她几乎要趴在这巨物上,企图将它的一部分纳入体内。

    进来....要是能进来一点点.....不行不行!

    阿德莉娅连忙摇了摇头,将这一闪而过的可怕想法甩开,双手也扶着半截上下撸动。

    奥德勒一副任由她动作的模样,沉默得可怕。

    不知过了多久,阿德莉娅的手已经有些累了,可那凶物已经直直挺立着,甚至还更加滚烫。

    “怎么还不行.....”

    “可以了吗,莉娅?”身后的男人忽然问道。

    “什么?什么可以了.....呜啊啊啊啊啊啊!!”

    她根本没反应过来什么是什么,忽然腰肢被一掐,陷出的红痕在雪白肌肤上格外刺目。

    她根本、完全、彻底的,搞错了。

    奥德勒的沉默并非任由她行动——那恰恰相反。

    巨物突然在少女的大腿缝隙间上下动作,凶猛得令她的手已经根本握不住,只剩下支离破碎的声音。

    “太、太快了呜呜呜要被、要被甩飞了啊呜哇!!”

    软嫩的大腿肉被磨得快破皮,少女扬起的脖颈脆弱得不堪一折,两团绵乳在睡裙下甩动出夸张的弧度,荡漾起成片的布波。

    阿德莉娅剩下的意志都用来试图握住飞快抽动的巨物,被狰狞怒张的巨物鞭挞着的花唇与花珠已经通红得不像话,每刮一下便会飞溅出汁水来。

    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向上略微一调整角度,便冲入叫嚣着不满的蜜穴当中。

    这是、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莉娅、莉娅......”男人的吐息喷洒在她的耳畔“记住,下次——”

    “我、我我我知道了啊啊啊呜!不要再撞了呜啊、呜!”

    她已经不记得在男人凶猛的冲刺与可怕的威胁下被胡乱答应下了什么事情,也不记得在大腿内侧被磨得火辣后,他还让她自己捧着那两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绵乳,呜呜哭着夹着抚慰那依然滚烫的凶物,而粗粝的手指同时还插入穴内,欲求不满的腔内死绞着他.......

    直到最后天已经蒙蒙亮了,阿德莉娅用腿夹着还是很精神的物事,窝在奥德勒宽大的胸膛间愤愤地想:

    ——如果威廉瑟尔的父亲真是奥德勒,那她一定是因为很早就被在床上做死了,才在那个梦中不见人影吧。

    一定是。

    ————————————

    体型差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谁支持谁反对(安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