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 (蓝锁乙女)智江小姐是理疗师

章节目录 32.世界选拔赛 q uyush uwu. c 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莱昂,去叫你的队友做好准备。”

    柏崎智江拍了下男人后背。多大的人了,还跟16岁的男孩子斗气。

    莱昂纳多哼笑一声。

    他搂过女人的肩膀,目光戏谑地停留在少年身上片刻,然后才大步离开。

    “……啧。”

    糸师凛目光冷洌地回敬过去:“我绝对会干掉他们。”

    柏崎智江挑了挑眉,并未立刻反驳。

    “来这边,先热身五分钟,提升全身的血流量和肌肉温度。”

    快速行走和慢跑,接着是高抬腿和屈膝跳,最后完成侧步和后跳。

    少年屏气凝神,动作敏捷而精准。

    186cm的身高,四肢修长有力,腰部劲窄。墨绿头发垂在高挺的鼻梁上,刘海有些长了,显出几分阴郁。

    “……”

    智江看着他。

    小小年纪戾气这么重,不知道的还以为下一秒就要提刀杀人。

    下一阶段是动态拉伸。

    她把弹力带固定在少年脚踝和大腿,让他进行带球练习,利用抗阻激活肌肉。

    摸到他大腿时,少年淡淡瞥她一眼。

    好利索的一双眼睛。

    下睫毛很长,轻轻贴在眼睑上,瞳仁中一抹幽绿。像朵裹着刺丝的漂亮海葵。

    被这么一看,午后的慵懒也惊醒半分。

    智江不由得勾起唇角,觉得有点意思。

    即使在额外负荷下,他的技巧也毫不受影响。灵活地带球穿行,触球轻盈而精确,如同踩在荡漾的水面,勾脚拧身时都能带起一片涟漪。

    “厉害啊。”

    不愧是Blue  Lock层层选拔出的第一射手。

    糸师凛没被她的夸奖打动。

    他一言不发地在长椅上落座,缓慢地平复呼吸,双眼微闭。

    “穴位按摩。”

    柏崎智江走到他身侧:“你不想我碰你,也可以不做。”

    少年平静地看着她。

    她觉得有点逗。和莱昂对峙时骂得痛快,现在又不愿意说话了

    更多类似文章:riri w en.co m

    柔软的指尖寻到耳垂后一指宽的凹陷处,缓缓旋转。

    糸师凛的眉头稍微舒展。

    她的手法精准,力道恰到好处,技术确实精湛。

    又按摩了一会儿肩颈,柏崎智江绕到他身前,握住小腿。

    “接下来我会激活你的腿部,增强下肢的力量和耐力。”

    糸师凛点头。

    她的肩膀很薄,脾气也过分软弱,被那个金发男人拉到怀里调戏也不置一词。

    现在这样半蹲在男人膝前,若换了个人,指不定要如何想入非非。

    不过与他无关。

    少年移开眸子,思考起一会儿的作战策略。

    发呆时,长睫毛垂着,那股郁气也散了不少,看着倒有些乖顺。

    柏崎智江握着那一条修长结实的小腿,狠狠按向胫骨前缘。

    “……!”

    少年闷哼一声,绿幽幽的眸子重新看向她。

    女人埋头按摩。

    温热感以按压点为中心逐渐散开,扩展到整个小腿区域。

    正当糸师凛疑心是否多想的时候,她又恶狠狠地来了一下。

    “……?”

    他不是没接受过理疗按摩,自然发现了端倪。

    被那对绿松石般的眼珠子又惊又疑地看着,柏崎智江露出一个笑容。

    “轻微的麻刺感是正常的,这表明血流增加,局部代谢活性也有提升。”

    “你感受一下。”

    糸师凛活动了一下腿部。

    初始的不适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力量的涌动。小腿肌肉的灵活性明显改善,动作比之前更加轻盈自如。

    “你刚才笑什么。”

    他盯着她。

    “你去敏捷梯那边进行快速步伐练习。”

    她站起身子,指了指不远处:“比赛还有10分钟就开始了。”

    凛道:“什么意思。”

    “策略。”柏崎智江拧开一瓶水:“放松后立即进行爆发力练习可以激活神经系统。”

    少年“噌”地起身。

    他几乎紧贴着她站直,气息落在她脸上,一下又一下,平缓而威逼,如同噬人的猛兽。

    “你笑是什么意思。”

    挑着眉毛,嘴角斜斜地一勾,眼神玩味。

    糸师凛绝不认为那个笑是善意的。

    女人没理他,也没有后退。

    她捏着那只瓶子专注地喝水,嘴唇被浸润,湿漉漉的水红色。

    糸师凛被她这种若无其事的样子刺激,脸上憋着一股气,眉峰下压。

    “我只是觉得……”

    女人终于开口了。

    她的身高刚好到他下巴,轻轻的气声便能送进耳朵。

    “真像啊。”

    「真像啊」

    巨大的食人鲨,用锯齿状的尖牙瞬间咬下,皮肉粉碎。

    这句话带给少年的感受,正是如此这般的震撼。

    他的后背一阵发寒,鸡皮疙瘩沿着颈背蔓延。刹那间的兴奋迅速被愤怒所取代,火山爆发一般,激烈而难以抑制。

    “……开什么玩笑!”

    糸师凛攥住了女人的手腕。瓶口一歪,浇湿他大半片胸膛。

    他的声音里还带着刚刚嘶喊余留的戾气,眼角透着犀利的樱红,神情如同鹰隼一般,瞪得人心里发麻。

    智江笑了,与此同时,宣布选手预备的广播响彻场地。

    “还有8分钟。”她淡淡道,“快去。”

    少年的胸膛剧烈起伏。

    绿眼睛阴森森地,然后把她的手猛一甩,迈向敏捷梯。

    看他单脚快速触地,一双长腿快要把草地蹬烂,柏崎智江悠然一笑。

    爆发性训练么,当然是得好好爆发了。

    两只队伍终于进场。

    巴西和法国的国脚仗着少年们听不懂英文,毫无忌惮地狂飙垃圾话,大开玩笑。

    绿眼睛的首席怒气更上一层楼,斗鸡似的插入对话。

    “我会干掉你们。”

    瞳孔微微缩小,凛面无表情:“让这次日本旅游成为你们的心理阴影。”

    听不懂的少年们站在后面看热闹。

    “教练!”

    洁世一走过来帮她收东西:“您也在啊。”

    智江点头:“毕竟是重金请来的射手,我得随时待命以防意外。”

    蜂乐廻眼睛一亮,眼见要冲过来,又突然双颊爆红,诡异地停在原地。

    “他怎么了?”

    女人看着那扭扭捏捏的身影,惊诧极了。

    “啊……没事的。”

    墨发少年眸色一暗,随即笑道:“估计是想学英语,又想过来打招呼。”

    莱昂纳多拦住了小山似的壮硕队友。

    “原来是你啊……糸师冴的弟弟。他在RE·AL青训里很有名呢。”

    金发男人微微一笑:“既然你是他弟弟,一定也很有天赋。”

    他突然嘀咕了句什么。

    那是句西语,语调又黏又快,糸师凛没听清。

    莱昂瞥一眼远处的女人,低声道:“你抢得过吗?”

    少年冷冷一笑,没想到对方这时候还有闲趣讨论女人。

    “来。”

    他言简意赅。

    哨声一响,比赛便正式开始。

    蜂乐先展现了一段漂亮的带球技术,撕裂防守。紧接着,凛利用洁的快速突进作为掩护,巧妙接住一记高速传中球,打入首枚进球。

    “可恶……有意思。”

    没能抢到这一球,墨发少年露出一抹兴奋的怒笑,蓝眸中闪着细密的冷光。

    柏崎智江站在场边,这还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他在球场上的表现。

    那孩子平时的腼腆与内向在赛场上完全消失,简直像另一个人。

    “很好,你们两个。”

    凛平静道:“继续保持,做好我的诱饵。”

    “怎么了,阿凛?”

    蜂乐狡黠一笑:“有洁在场,你的齿轮转速似乎都加快了呢。”

    这两人倒是一如既往。

    相互联动、再相互吞噬。

    绘心培养出的射手们,在面对世界顶尖选手时也不会怯场

    不过,还是稚嫩许多。

    速度、预判、触球、高空对抗、体格……面对超一流的顶级射手,少年们处于全面劣势。

    “你不错,与其他孩子不同,你真以为自己能赢。”

    金发男人截下球,与一脸杀意的墨绿发少年对峙。

    “那我就诚心诚意地……击溃你。”

    男人粗壮的大腿一绷,以超高速踩单车动作,双腿的快速交替几乎令人眼花缭乱。

    他恐怖的爆发力在草地上激起了一股气流。

    绿眸一闪,左脚轻轻一颠,莱昂迅猛地拧转到少年身后。

    “这可不行。”

    二人擦身而过,糸师凛听见他调笑道。

    “腿迈这么开,别人会当你是个轻浮的男人。”

    “砰”地一声,球准确命中网袋。

    1:5,比赛以毫无悬念的结果终止。

    糸师凛看着比分板,面色阴沉。

    智江看到他两腮绷紧,牙似乎都要咬碎了。

    莱昂纳多·卢纳踱步到女人身边,在国脚们的口哨和起哄声中,邀功似地弯下脑袋。

    柏崎智江撸了撸那一头金毛,递给他一瓶水。

    “这场比赛只是一个实力评估,你们不用灰心。”

    她给每人都塞了一瓶,安慰起气喘吁吁的少年射手。

    莱昂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他打掉法国国脚趁机勾搭的手臂,吻上智江的手背:“胜利属于你,我美丽的女士。”

    谁知一只手伸了过来,拽开了她。

    “喂,大叔!”

    莱昂低头一看,是那个齐刘海、盘带技术还行的少年。

    这小子说着听不懂的日语,把他心爱的小橙子护到身后,义愤填膺。

    “……你这矮子。”

    男人打量片刻,突然冷了脸。

    “哈?听不懂啦。”

    蜂乐廻呲着牙,表情很凶。

    “你以为你是Tomoe最喜欢的小狗吗?你不是!”

    “别碰她,死大叔!你这是性骚扰!”

    ……语言不通也能吵啊?

    她把二人分开:“第叁轮选拔第一项任务结束,选手们可以回自己的房间了。”

    女人充当起无情的翻译机器。

    “导师们请移步到绘心先生的教练室,我们准备了美味的下午茶。”

    tbc.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