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妖灵小说网 -> -> 竹马总裁失忆后.他为爱下位(微虐男)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和江睿的分手炮(高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江睿先是曲腿正面操入抽插了几十下,鸡巴依旧插在穴道里,握着她的腰,将她翻转,背朝着他,小逼包裹着鸡巴旋转了180度,将她屁股抬起,腰部自然弯折,一个饱满的蜜桃臀呈现在他眼里。

    毫不等待快速抽插后操起来,他一条长腿半跪在沙发上,另一条弯曲站在地毯上,灼热地盯着鸡巴在她逼里进进出出,带出里面变红的软肉,鸡巴把小逼撑成了一个极限的圆形,两边的肉瓣被挤压的存在感极为薄弱,水液挤压在圆的一圈,肉瓣上两条粉色细带有时还会摩擦上鸡巴,有时还会被鸡巴带进逼里,再被带出来,带子早已沁湿。

    他勾起贴在她后穴上的两条细带,再一松,微弹力的带子打上她的后穴。

    “啊~!”她不间断的娇吟声因他的勾弹高吟一声,撑在沙发靠背上的手紧了紧布面,身子微抖,穴道却敏感地剧烈缩蠕起来。

    爽的江睿双掌不停地摩挲起她的小屁股,更快速抽插起来,操到水液飞溅,“咕叽啪叽”的声音不绝于耳,他的人鱼线拍打在她的臀腿上,他几乎整根全入,操的爽快极了。

    他上网查了鸡巴过长怎么后入女友不会痛,查看了上千条结果看到几条比较有用的,女性的宫颈口下方还有个可伸缩的嫩肉地,可以让男女一起都很舒服的。

    他就全根斜下插操,苏羽棠的娇吟声并没喊痛,他插的更兴奋,全面对着G点重擦过,深入到腹底的软肉,真的太对了,那处就像是软性弹簧,整个接纳包裹他的龟头,有时还会微旋摩擦龟头,爽的他大口换气,尾巴在背后不停的摆动。

    苏羽棠哼哼唧唧个不停,觉得真的好舒服,穴道里酥麻的紧,她本来不想跟他做的,但有时候痛苦的情绪可以让一场舒服的性爱转移注意力,忘记烦恼。

    而江睿的鸡巴硬度太够了,能多次摩擦上她的G点,带来微量的电流快感,他好像又发现了她的另一个敏感点,小腹深处被他深插,戳磨的很舒服,小腹的长包比之前的凸,也更长。

    她半睁眼眸,不远处的落地窗上半映照着江睿狼人形态快速操她挺动的上半身,她要颅内高潮了。

    耳朵直立,会跟着他的挺动侧抖,又大又蓬松的狼尾在他背后晃荡,弧度很大,加上江睿有型的脸部轮廓,有时还能看清他高挺的鼻梁。

    坚实有力,线条明显的臂膀在她身上抚动着,快要把她操翻了,她又恨不得吸干江睿,满足报复心。

    她的感官太受刺激了,颅内直接高潮,身体也快了,她开始不受控地自行压低腰部,并主动前后摆动,去吸纳江睿的大鸡巴,水液分泌的更加旺盛。

    “操!”江睿被她这主动的媚样迷软了腰,居然停下挺动,全靠苏羽棠自己前后抽动起来,穴道里吸咬,夹压鸡巴的效果绝佳,水液越来越多,挤压出体外,蹭在睾丸上,宝宝真他妈一次比一次要他命。

    “嗯~啊~”她边动边哼唧,爽的她只想沉浸在这一刻。

    只是她动的有些慢,江睿再度配合上,他带着她一起快速抽插。

    “啪叽,咕叽,啪叽,咕叽,”声音间隔特别近。

    “爽不爽,姐姐,鸡巴要被你夹麻了。”

    接着江睿摸上她的阴蒂和极薄的肉瓣,湿嫩滑软的手感让他忍不住抚摸起来。

    “小逼紧的要命,水多的我要溺死在你逼里了,姐姐。”磁欲低压的声音击打着苏羽棠的耳膜,他还低头将她的耳垂含入口中。

    苏羽棠就看着玻璃上江睿那高翘的蓝灰色,尾尖带着白的狼尾晃动,加上他更加挺动的劲腰,腿根被操的啪啪作响,小屁股被操的红红的。

    “嗯~啊~,我要~死了。”她即刻登顶高潮巅峰,大脑里像是放起了烟花,噼里啪啦,多处敏感地迸发出的快感让她爽到指尖都麻了,魂飞天外,手臂一时支撑不住,身体向前倒去,她头侧靠在沙发背上,身体大幅度一抖一抖的,爽的她嘴角流出涎液,眼睛微眯,呼吸很快。

    江睿感受她穴道翻江倒海般的收缩,他咬牙抽插享受,鸡巴被吸压的让他舒坦的要死,鸡巴上被浇上一股暖流,在穴里抖动起来,再眼见鸡巴因她前倾退离穴道,只有龟头包裹在逼里,他快速挺腰,深插。

    同时俯下身,盯着苏羽棠高潮满脸潮红模样,一副狠狠被他疼爱过的样子令他满意极了。

    “啊~,”苏羽棠高潮余韵被深插进宫颈,痛感给身体带来更大的欢愉抖动。

    “姐姐现在的样子看的我真想把你操死。”他的话还随着鸡巴深插。

    “操~死我吧。”她在高潮中无意识接上他的话。

    “操!”她的回应兴奋地让他肌肉极度膨胀鼓动,操逼之余俯下头,伸进口腔,将她嘴角的涎液带进俩人嘴里,吸吮起小舌,将她的舌头吸出口外,咬在她舌尖,看着她这副已爽到意识低下,随他舔弄,他的得意之感迅速膨胀。

    松开她的小舌,将她勾抱进怀,站起身,把她严丝合缝贴在身躯上,挺着劲腰,鸡巴在逼里急速操弄,她的双脚已离地,顺直耷拉在他腿间,他的一条长臂环抱在她胯骨处,另一条压在胸乳中间,一只胸乳在他臂弯之间,大掌扶在她的脖颈下颌处。

    逼穴因她的双腿顺直而下紧的要死,他加大力度全根操入,再抽出一半,再深插入。

    “啊~痛!”苏羽棠从高潮快感中彻底转换为疼痛,她迷离的双眸半睁,玻璃上半映着她被站着的江睿紧紧抱在怀中大力操弄着,她几乎看不清自己的身躯,只在江睿脖颈处看见她的头,他的手掌还固定着她的脑袋,耳廓边是他带着热气的喘息,低沉磁欲极了。

    她痛的动了动飘荡在空中的双腿,“江睿,小腹好痛。”说着还摸上她的小腹,摸到小腹上的长包。

    江睿被她摸的一抖,“马上!”调整抽插角度,继续奋力抽插,操逼,额间的汗水挥洒在她脖颈,俩人身体的汗交融在一起,又香甜又凛冽。

    她小腹的疼痛减弱了很多,哼哼唧唧的声音变成了轻悦,极度紧致的穴道里被毫不停歇地戳开,抽离,穴道完全来不及变化又被戳开,快要把她戳出火星子了,在薄弱的意识下她背脊紧贴在江睿饱满的胸膛上,还能感受到他如火的体温以及强劲的心跳,这样强悍的江睿让她更湿更紧了。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的声毫不间断,鸡巴无休无止操了又操,小逼接纳了一次又一次。

    江睿快要到了,只差一点,“哥哥操的姐姐爽不爽?”接着再一个重顶。

    顶的苏羽棠不自觉夹腿,双手向后环勾上江睿的脖颈,插进他后脑的发丝里,身体不自觉绷的更直,连同脚掌都绷成了一条线,蜷缩的脚趾差一点就可以接触到地毯。

    “爽。”

    “额~操!”江睿重音低哼起来,她的逼穴全力挤压,吸嗦他的鸡巴,狼尾在急速摆动。

    俩人同频达到高潮,穴道挤压溢水,鸡巴深钻射精,她感受到精液冲进穴道深处,射了好久,他感受到水液的迸发和精液相融,脑袋紧靠在一起,身体毫无缝隙地紧抱着,极致体验的爽麻像是连接了彼此的灵魂。

    须臾,极度爽意下的江睿将她的小脸轻掰向他的唇,在她喘息的脸上吧唧吧唧亲了好几口。

    接着抱着苏羽棠向后退半步,在沙发上刚坐下,菊穴痛的他弹起,差点松开怀中的苏羽棠,咬牙紧了紧环在她腰上的手臂,另一只手将尾塞拔了出来,痛的他五官紧皱。

    瞥见尾塞上有血渍,他咬牙叹气一口,随手将狼尾一丢,轻轻坐下,忍耐痛感,后靠大口喘息两口。

    感受到怀里的苏羽棠还在颤抖,侧头口张大稍微加力咬在她微喘的脸颊上。

    “啊!痛~”苏羽棠推上江睿的脑袋,推不动。

    片刻,江睿松口,她脸颊上出现一个很大微红的牙印,他心里舒服多了。

    苏羽棠摸摸脸颊,偏头,迷离地瞪他一眼。

    “怎么?不爽?哥哥给你又扮狗又下跪的,还有什么不满的?”江睿声音的冷意越来越浓。

    “也就你能这样折腾我,别人我只想扔海里喂鱼。”他漆黑微冷的眉眼晦暗起来,手指摩挲上她脸上的牙印。

    苏羽棠对上她眼神,知道江睿真的是生气了,她抿唇躲开,拿开他的手,撑在他腹肌上奋力从他身上站起,鸡巴从她穴里抽出。

    “哗~”一声轻微水液流出的声音,水液稀释精液的液体从她流出,流在江睿的双腿上和她的腿根上,同江睿一样强势腥酸的精液味,快速分散弥漫在客厅。

    下秒刚站直的她腿一软,“咚!”跪在了地毯上。

    江睿刚感受到腿上湿热的液体,就见苏羽棠跪在了地毯上。

    “嘿,瞎逞什么能,腿软了,就叫哥哥,哥哥又不是不抱你。”他带着点调笑。

    苏羽棠湿润的眼溢出两滴泪水,五感已回归,她给江睿的机会并没有让他坦白,那这就是她们的分手炮吧,她虽然真的很贪恋和江睿做爱,但她的感情成分不能只有做爱。

    江睿伸手准备扶她起来,“江睿,我们……”(明天去复诊吧。)而她会把他丢在医院。

    同一时刻苏羽棠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江睿长臂一伸将沙发上另一边她的手机拿了过来,递给她,是苏羽棠奶奶打来的。

    苏羽棠皱眉,奶奶一般不会这么晚给她打电话的,她快速接起电话。

    “糖糖啊,你爷爷心脏不舒服。”奶奶慈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怎么回事?他身体不是一向都很好吗?”苏羽棠声音紧张起来。

    听到电话内容的江睿拧眉,怎么回事?老爷子的身体可是比苏羽棠都好的。

    “就是啊,所以你们赶紧回家一趟。”

    “我尽快回去!”

    苏羽棠挂了电话,撑着他的膝盖竭力站起身,江睿伸掌捧上她的小屁股给她加力,并跟着站起来。

    “你爷爷病了?”

    “没事,他就是有些心脏不舒服,我回去看看什么情况。”

    “我陪你一起。”

    “不用,我没有把你失忆的事情告诉爷爷奶奶,你现在去只会让她们担心。”

    “好~吧。”江睿抿抿唇,掩下失落的情绪,虽然他也挺担心老爷子的,但现在确实不是好时候去见老爷子。

    苏羽棠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冲了一个澡,换好衣服快速离开了房子。

    江睿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一种莫名的不安感浮现在心底。

    苏羽棠在苏宅附近的药店买了避孕药和卫生棉条,冷水咽下避孕药,更浇灭了她爱江睿的心。

    不到一小时赶到苏宅,走进客厅,见爷爷好好地坐在茶桌处,面色开心地泡着功夫茶。

    爷爷苏卓诚见只有孙女一个人回来,脸上流露出失望之色。“就你一个人回来?”

    苏羽棠不解的问,“您不是心脏不舒服吗?不是我一个人还会有谁?”

    “你不是跟阿睿在一起了吗?怎么不把他带回来?”爷爷挑明。

    “您怎么知道的?”苏羽棠皱眉。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既然都在一起了,挑个日子把婚定了。”苏卓诚态度强硬。

    苏卓诚今天下午去江氏找江睿,想问这小子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他,没想到在总裁办不仅没见到人,江氏的总裁还换了人,差点大闹江氏,王秘书赶到现场后,捡重点几句话解释完缘由。

    总结就是江总和苏总在一起同居了,江睿将公司交给孟总暂代,休假一段时间好照顾苏总。

    苏卓诚冷哼,江睿这小子谈起恋爱跟他那老爸一个德行,幸好谈的对象是他孙女,他又开心起来,说了两句满意地离开了江氏。

    王秘书松一口气,这老爷子简直就是把江总当亲孙子对待的,江总更是很尊重老爷子,不仅因他是苏羽棠的爷爷,更是因为两人相似的性子,都很对彼此的脾气,像忘年交。

    苏卓诚回到家,喝了几泡茶,就是忍不住激动的情绪,想着要是江睿跟苏羽棠结婚了,那彻底就是他孙子了,把苏氏也交给他来管理,苏羽棠再给他生个曾孙,岂不快哉!

    他越想越兴奋,坚持到晚上,让老婆子给孙女打电话把他俩骗回来,紧急情况下,看他们怎么隐瞒,但没想到回来的只有孙女,他没料到江睿知道他生病了居然没一起回来。

    “订婚?”苏羽棠抿唇,回想起来奶奶说的是‘你们’,当时她没懂,着急也没细问。原来是给她打那么多电话只是故意想把她和江睿骗回来啊。

    “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去趟厕所。”她转身走去厕所。

    苏卓诚皱眉,他这孙女怎么感觉性子越来越不讨喜了,完全没有上学时候乖巧听话了,却和他年轻时候有几分相似了。

    苏羽棠走进自己的房间,在自己房子冲澡没多少时间把深处的精液掏出来,现在精液流了她一内裤,腥黏死了,重新掏洗了一下腿间,担心还会有,就将买的棉条塞进穴道吸纳,换了一条干净内裤。

    走出房间,奶奶正在门口等她,她走上前自然勾上奶奶的胳膊,松弛地笑起来。

    “奶奶,爷爷是怎么知道我和江睿在一起了,还有,你为什么要骗我爷爷生病了?”她语气哀怨。

    “哎,你爷爷那脾气我能拗的过他?他去江氏找江睿,王秘书说江睿跟你在一起了,住在你那房子里,还说为你连班都不上了。”

    苏羽棠撇嘴蹙眉,是,是来装傻充愣的,是为了骗她上床才不上班的,臭江睿!

    “没有,他就是懒了,不想上班,哪是因为我啊!纯粹胡说。”表情臭臭的。

    “脸上怎么有个牙印?”奶奶收起笑,有些心疼地瞧着孙女小脸上红痕牙印。

    “哦,江睿咬的。”苏羽棠想反正她们都知道了,索性也不掩藏了。

    “你就让他胡闹?女孩子的脸多重要,要是留疤了怎么办?”

    “留疤了,就要江睿赔我整容费。”

    “钱怎么能跟脸比。”奶奶捏了捏她的手。

    跟奶奶聊了一会,苏羽棠就进屋睡了,也不管爷爷了,反正爷爷那身体再活个二叁十年不成问题,他要的订婚她可办不到。

    爷爷见江睿没回来,也觉得没多大意思,就想直接去找江睿说订婚的事,给他们办个最豪华的订婚宴,那些商界名流都得高瞧他们苏家,A市最好的青年才俊是他苏卓诚的孙女婿。

    江睿晚上给苏羽棠打电话,都被她挂了,只回了一句话。

    ‘爷爷没事,我累了,先睡了。’

    江睿靠在床头,看着苏羽棠的消息,结合她离开后打电话给王秘书,王秘书透露给他的信息,他是知道老爷子的真实想法了,江睿轻笑起来,现在连爷爷都在帮他,他现在无比期待明天的到来,在期待中睡了过去。

    这头的苏羽棠却忧愁起来,现在爷爷知道了她们的关系,想跟江睿分手就变得非常棘手,她在忧思中睡着了。

    爱情的偏差就从此刻出现在两人之间,他拼命靠近,她只想干净抽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